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光明王】邀请(萨姆/阎摩)

环球要拍电视剧了!!!!!!!!!

心心念念了几年希望有人把小说拍成电影或者动画,但竟然是电视..人物总是换身体要怎么解决??动画更方便呀,画起来。电视八成会拍烂或者变成美国众神那样...

但是——仿佛我中了一个亿!!!有钱请了人来拍电视剧了!!!!!

我真做梦变土豪请大神来拍QAQ...

好了这些我四舍五入也算心愿了却了,拍成垃圾我会激动地去看QAQ。。啊幸福来得太突然。。虽然还要等好久。。

来写个段子庆祝~ 大三角清水~


=========== 

阎摩点上支香烟。

萨姆问:“是因为你想要别人为你杀死梵天吗?”

阎摩静静地坐着,吸上一口烟,吐出烟雾。“也许,”他说,“也许这就是原因。我不知道,我不喜欢思考这个问题。不过事实或许正是如此。”[1]

 

----

战斗结束的第二天,萨姆就找到了阎摩。

死神住在三头火禽的旅店里,他不愿为萨姆打开房门。

“你的战争已经结束了。”阎摩在房内说,他的声音带着倦意,“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阎摩,我知道她需要你。”萨姆想敲门,但手停在了半空,“也许我可以帮助你。”

良久,门终于打来了。萨姆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阎摩,死神之眼依然漆黑有力,但死神的黑眼圈也是难得的醒目,深了几个色号。见到萨姆,阎摩皱了皱眉头。萨姆点了点头走进房间,红衣的人关上了房门。萨姆并未在房间内看到其他的人影。

“我们救活了奥威格。”萨姆说,“如果不是你杀了那些大师,清除了传送室的障碍或许他就彻底死亡了。

“如果你来对我说与我无关的谢,我不需要。”阎摩说,他的心情很差。猩红的袍子似乎都暗淡了许多。“我想救的人只有迦梨。”

“我明白。”萨姆说,“你终于明白这点了。你不想要别人杀死梵天,包括我在内。你加入这场战争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让阻止迦梨的死亡。名为死神,却依然会为了所爱驱赶死亡。年轻的死神,此次之后或许你能体会到更多——关于爱和死亡的相似性,我……”

“住嘴。”阎摩从口袋里掏出烟斗,横了萨姆一眼,虽然他有一丝怀恋萨姆的长篇大论,但他现在毫无那个心情,“迦梨的传送延迟了,受到了袭击。我只能勉强把她传送到一个小女孩身上。她的大脑受到了损伤。”

“她在哪里?”萨姆问,他看到阎摩身后紧闭着的门。

“隔壁房间。她在睡觉。”阎摩想点烟,火苗差一点点燃烟斗时,他移开了手中的火焰。这对沐尔迦身体不好,他想着。他或许变了。

“我能去看看她吗?”萨姆说。死神打开了另一扇门,他们走了进去。地上散落着各种玩具。女孩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睡得很安稳。萨姆站在床边,他无法把这个女孩和迦梨或者杜尔迦联系起来,那位女神不会给自己选择幼童的身体,那位女神不会放弃战争,不会允许自己软弱和放弃。然而她看起来就只是遗落在凡间的女孩。

萨姆张开想喊一个名字,不是迦梨,不是杜尔迦,他用轻到难以听到的声音说:“沐尔迦。”

死神可以听见光明发出的每一个音节,他说:“她是我的女儿。”

萨姆笑了笑。他知道了这句话的秘密。

阎摩带萨姆离开房间,轻轻关好门。

“我无法修复她的损伤。”阎摩说,“我许久没有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我的技术是不存在问题,但是……”

“我可以帮你。”萨姆说,他笑着。死神绞尽脑汁的神情让人心情愉快。死神并不是全能的,除了关于死亡以外的事情。他还是个年轻的神,哦,不。萨姆凝视死神的眼睛,熟悉的疼痛。阎摩是那个最年轻的人——将要放下初恋的年轻人。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如何帮我?”

“俱毗罗。”

“他?”

“对,他帮助了奥威格,虽然奥威格的症状没有沐尔迦那么严重。”

阎摩摸了摸烟斗,他还在怀疑。

“他是一位技匠——和你一样,只是专业不同。”

阎摩走了两步。

“术业有专攻,死神大人。”萨姆说,靠近了过去,突然抓住阎摩的手,对方竟然没有闪避,思考沐尔迦的问题让他放松了警惕,或许死神并不在乎萨姆要做什么。

“代价呢?”阎摩回头,迎上萨姆的目光,毫无杀伤力的眼神,只有让人心跳加快的功能,死神也有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脏。

“接受我的邀请——和我一起前往东部大陆。”萨姆说,语气诚恳,表情真诚,手上的力道也是恰到好处。召唤闪电的双手也人让肉体仿若触电一般。

“我没有充足的理由和你同行。”阎摩说,他非常想点燃烟斗,朝着萨姆的嘴唇吐一口烟,他说:“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如果你打算在别的大陆继续你的战斗,维护你的心中正义,你需要的是我的战车——而不是我。”

“这里的一切已成为过去,天庭将衰落。生命与死亡的战斗不曾结束。新的冒险是并非为了征服的战斗。红鸟会成为我们新的神话。我理由足够充分——死神啊,是你给了我这次生命,你必须为我这次命运之外的复活负责到底,你的理由——就是我——还有你。”

“少来,”阎摩甩开了萨姆的手,“你也曾和迦梨并肩作战,然而你不再爱她,你成了推进主义者,这让她越走越远。我与你共同战斗,并非我是推进主义者。如果你因胜利而对我产生感情,那其原因也是你曾讲的论调——你渴望再一次为你的正义而战,而非渴望与我同行。死神向来是独来独往的。”

“不,我亲爱的死神,”萨姆的声音变得威严了几分,他说:“死亡会与光明同在。你无法同行。”

阎摩哼笑了一声说,“那你呢?萨姆,你以为你就是佛陀吗?”

“我许多名字,但也只是萨姆。”

“我们的对话没有的答案了。”阎摩说。萨姆放开了他的手,他本想去亲吻眼前的人,但他改变注意了,说:“你要为了沐尔迦放弃你自己吗?之前,你不想思考是否夺取梵天的性命的问题。现在,也不愿思考是否违背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意愿。你参与战斗,也非全然为了迦梨。你的另一种可能,没有天庭束缚的死神,自由不羁的你,你所有的知识和技术会给另一片大陆带去新的血液,为了你的罗盘!不是为了巩固他们的权力和私欲。我不希望你成为推进主义者,我只希望你依然是你,这是我需要你的原因之一,而最重要的原因是……

“闭嘴……”阎摩打断他的话。他知道萨姆要说什么,但沐尔迦就在隔壁房间。萨姆觉察到阎摩的眼神,说:“这与爱情无关,死神大人。我还没找到宇宙里持久不变的东西。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去寻找那样一种可能。”阎摩走到窗户旁边,仿佛听得不耐烦了,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拿出烟斗,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之后吐到了外面的天空之中。

他是火焰,需要燃烧。

阎摩想着,以后他发明的东西将慢慢随着天庭的陨落而淡出这个星球上人类的视野,这些人将会有自己的发明。而他本还可以给战车升级,改良护目镜,更快速和安全的脑传送,给金翅鸟减轻机身重量……东方,阎摩仿佛看到了天空中的红鸟,与他的红袍一样鲜红如血。死神未去过东方大陆。他有点出神了,直到萨姆握住他的手,亲吻他的手背。

“你愿意与我同行吗?”萨姆低着头,目光却是昂扬着。

阎摩皱起了眉头,甩开他的手,两人对视了许久时候,他终于问道:“时间?”

“我明天就走。”

“已经决定?”

“对。”

“你的邀请算什么?”

“我需要先解决一个难题。”萨姆微笑着,说:“我等你来,阎摩。”

“我无法确定时间。”阎摩说。

“你已接受了,至于时间——那不重要。”萨姆说完,夺过阎摩的烟斗,吸了一口,也把烟吐出窗外。然后交换了一个短暂的离别吻。

“吱”的一声,卧室的房门被推开,沐尔迦站在门边,抱着玩具熊,说:“窗——户……”阎摩熄灭了烟斗连忙走过去,蹲在她身旁,问她的名字,然而沐尔迦还是只能蓦然地摇头。萨姆也走到她身边,他看着他们。

“很高兴再见到你,沐尔迦。”萨姆说。女孩眼里闪着光。他转头对阎摩道别:“我们还会再见的。”

阎摩抱起了沐尔迦,眉头紧锁,他说:“祝你好运,萨姆。”

“我接受死神的祝福。”

 

半年后,沐尔迦早已痊愈。阎摩离开了迦波。无人知晓死神的具体行踪,亦如无人知晓萨姆的方位。

东方的故事还未结束,那亘古不变的或许是宇宙中一直唱响的——生与死之歌。

 

 

(完)

 

---

注[1]为原文


评论 ( 10 )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