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shop: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布袋戏】消气的办法 [藏镜人/神蛊温皇] (NC-17)完

魆妖紀17集藏溫互動之後的腦補,開頭想寫為友誼乾杯的搞笑文,中途變成車..大半個月之前寫的。原劇給一點互動,就能吃好久2333

 車前一點廢話。能真正跳金光的大坑是因為老溫。跳深淵能成功上岸的老溫,有千雪和藏A這樣的朋友真的太好太好了。为友谊干杯

====

“你是在報仇吧?”鳳蝶說。
溫皇不語,扇子在背後輕拍著。
“你是在報仇。”鳳蝶改用了肯定句。溫皇依然不作回答,但鳳蝶覺得他笑了。
溫皇望著藏鏡人離開的方向,確實揚起了嘴角,他沒用扇子遮住嘴。他倒是希望藏鏡人忽然折回,然後看到他還在目送他離開,這誠意也許會讓藏鏡人眼睛裏閃過一些驚訝和不屑,然後哼一聲。如果這樣,溫皇會邀請他留在還珠樓過夜……溫皇站了一分鐘,思考了一分鐘,他應該留下藏鏡人,交流一下怎麼看待和對待關於女兒的對象的問題,幫助舒緩一下他的情緒,否則他那天地不容的憤怒和殺意可是會憋壞人的。
鳳蝶又喊了一聲。
“我要出門。”溫皇回頭看了看鳳蝶,用扇子遮住了半張臉,笑著說:“也許不打算回來過夜。”
“主人要去哪裏?”鳳蝶問。
“散步。”溫皇說,他踩在書的屍體上,離開還珠樓。
鳳蝶聽出了這話外之音,她不想多問。

一路上,都是被砍斷的樹枝,熟悉的斷痕。溫皇順著破壞的現場找到了藏鏡人,對方正在大肆破壞樹木,周圍的樹都被砍到不到一人高了。
“好友啊~”溫皇在十米開外的位置喊道。一道霸道的掌氣向他襲來,他側了側身體,躲過了襲擊,背後的樹倒了。
“好友這樣動怒可是對身體不好。”溫皇踩著可憐的碎葉走近藏鏡人。
“你來做什麼?”藏鏡人問。
“我來關心好友你啊。”溫皇又靠近了一點。
“不需要。”藏鏡人準備向前繼續走去。
“好友你心情如此糟糕,溫皇願為你排憂解難吶。”
對方回了頭,大聲說:“不!需!要!”
溫皇耶了一聲,還是湊上前去,說:“我可是有經驗的。”
藏鏡人看到溫皇就這樣湊過來,那雙閃著光的小眼睛,上挑的眼角裏藏著心機,他都沒怎麼擦藍色的眼影。藏鏡人意識到自己對這種無關緊要的細節在意起來,這是危險的信號,他立刻條件反射般後退了一大步。天地不容客不想和眼前這個男人有什麼身體接觸。
溫皇搖了搖扇子,說:“是關於如何和女婿相處的經驗。”
“天地不容客不需要女婿!”藏鏡人的嗓音變得粗重,“你可以走了。”
“你就這麼排斥好友的幫助嗎?”
“我沒你這個好友。”藏鏡人轉身打算離開。溫皇扯住了他的手,說:“別走。”溫皇的聲音很輕,但口吻卻帶著命令的意味。月光讓一身藍的溫皇看起來像被灑了一層霜。藍色泛著銀光。溫皇看起來很冷,是真的冷,也許血都是藍色的,也許他周圍都是冷的,捏開他的嘴巴能看到他嘴裏呼出的白氣,藏鏡人想。但這冷卻不能熄滅他心裏的火。
溫皇擡了擡下巴,迎上對方的目光。藏鏡人眼睛裏依然燃燒著怒意,他能想像他面具之下的臉。溫皇說:“你撕掉了我的絕版書。”
“撕書又怎樣?”藏鏡人抓住了溫皇的手腕,大聲質問。
手腕傳來疼痛,溫皇清楚對方撕書絕不是在表達憤怒,他太清楚了,以至於他可以不在乎他還沒看完的絕版書。他笑著說,“如果能讓你不那麼生氣,我的所有的……書都可以讓你撕,好友。”他話中有話,充滿磁性的嗓音裏帶著一種不可闡明的邀請。
在溫皇的註視下,藏鏡人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為什麼還要一直叫好友?他們的關係早就不是這兩個詞可以描述的了,遠比這複雜……好友、仇人、床伴還是愛人?兩個人腦海中同時閃過了千雪的臉。他們的手懸停在半空中,兩個人所在的位置仿佛變成了一個停頓的點——名為現在的停頓。
愉悅和不悅產生的行為有時候非常相似,難以區分它們有什麼不用。
他可以撕掉他的衣服,比撕書更粗魯。
“我才換的新衣服。”溫皇喃喃道,仿佛能看到藏鏡人的想法。
“那就更值得撕掉了。”藏鏡人說完,打掉了溫皇手中的扇子,把對方推到後面一棵樹上。樹幹抖了抖,掉了幾片葉子下來,落到溫皇頭上和藏鏡人肩膀上。溫皇發出了一聲近乎無聲的呻吟,背部傳來了疼痛,但他還微笑著說:“好友平日都住在哪兒?這荒郊野外可不怎麼適合休息。你若能隨我回還珠樓,我最好的貴賓室可以讓……”

后续车请自助 :36雨点我(需登录)   A03点我

评论 ( 6 )
热度 ( 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