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布袋戏】山洞一夜【网中人/戮世摩罗】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记,23集之后的网空脑补。 一切不可描述皆在(只在)标题中......

越来越喜欢网空了.


====

山洞里空气潮湿,远处似有水滴的声音。

戮世摩罗用扇子遮住下巴,面具下的眼睛望着一身红的网中人,说:“现在,我打算……”他收起扇子,宣布道:“先休息。”

“啊?是啊,是啊,帝尊,”天兵君连忙接过话,说:“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帝尊您可得好好休息,带我们干出一番事业,再回修罗帝国啊。”

“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呢?天兵君。”

“我,我?”天兵君蒙头蒙脑,戴着面具的人在对他说话,但却不是看着他。戮世摩罗和网中人两个人隔了好几米,但仿佛有什么粘合着他们。天兵君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不要碍着别人好事,马上离开山洞才是正确的选择。

“是是,我就不打搅帝尊休息了。”天兵君瞥了一眼网中人,溜了出去。脚步声消失后,网中人这才问戮世摩罗:“你的计划是什么?”

“当然是——”戮世摩罗歪着脑袋,说,“……我还没想好啊。”

“嗯?”网中人的嗓音里透着怀疑。

“我是真的还没想好啊,伤口还在疼,肚子还很饿,吃了败仗,差点又死了,看到你变这红红的模样,一见面就想脱我衣服,这些都影响我思考。”戮世摩罗说,他的口吻是正经的,声音是严肃的,姿势是端正的,扇子好好拿在手上,嘴角都没有扬起。

网中人在强忍着什么。记忆中墨绿色的小子和眼前这个紫色的人难以重合起来。就像他记忆中的自我和这身新的装扮也难以重叠在一起。这次复活将会有许多的改变,在火山中忍受着复生和死亡的酷刑时,他混乱的意识就有这个预感。例如换一套新衣服或者别的什么。

“你没有忘记我。”戮世摩罗说。

“你没有履行诺言。”

“我刚才说过,我不会这样回魔世。”

“我还是可以杀了你。”

戮世摩罗这才笑了笑,摘下面具,扔在地上,说:“来啊。”

挑衅或者是调戏。

网中人站着不动,看到了那张有点婴儿肥的熟悉的脸。一时间,海边的情景又回到了眼前。

 

“别忘记我。”

“我会记住你,永生永世。”

 

这话再回想起来,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妖神将,”戮世摩罗说,“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放弃——杀我。”他捡起面具,有些扫兴,腿上的伤口传来一阵疼痛。比刚才疼多了。他后退了几步,靠着一块大石头坐下。额头渗出了汗。他确实差点又死了,如果不是眼前的人出现。人的生命比魔来更脆弱。他只能死一次,只能活一回。网中人却是在不停轮回。只能死一次不是真正的麻烦和问题,真正的问题并非先天是什么,不是血缘。人族魔世籍的戮世摩罗哼笑了一声,又说:“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你的,要在东瀛干出一番事业再回魔世什么的,那都是假话,这都是为了让你暂时放下杀意,我没有完成承诺,妖神将,来吧,杀死我吧——”他大声说,靠着石头,让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背部。说完这话之后,疲惫感笼罩了他。

盼望那看不见的,就必须忍耐等候。戮世摩罗不曾盼望在这块土地上看见的他,不曾坐以待毙。但现在小空确实放下了戒备,等待近在眼前的另一个魔。

期盼更多。

 

网中人走到戮世摩罗身边,蹲了下来。

小子的额头渗出汗水,不哼一声。紫色的衣服看不清楚伤口的位置。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仅是身体。他不怎么喜欢小子这身打扮,坐在地上的姿态仿佛是另外一个人。戮世摩罗的嘴唇渐渐呈现出紫色。他伤得很重,或者是过于疲惫,让伤势加重。网中人伸手去解戮世摩罗的衣领,对方依然不发一声。看到对方脖子上的指印。他停顿了下。刚才,他确确实实是想杀了他,杀意留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继续脱戮世摩罗的衣服,动作麻利,并不粗暴,富有耐心,认真谨慎。他避开麻烦的装饰,而不是毁掉他们。

“你在做什么?”

“找你的伤口。”

“妖神将,你是想乘机占我的便宜吗?”

“不要说话。”网中人命令道。他继续脱戮世摩罗的衣服,不一会儿,对方的胸膛腹部暴露在了空气里,肋骨下的伤口醒目。网中人的手盖在伤口上,蛛丝在魔气的引导下来到裂开的伤口周围,银丝穿过皮肤和肌肉,粘结破损的组织。戮世摩罗低了低头,自己的血和红通通的网中人都是那么扎眼。喉头滚动,嘴唇轻启,他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暧昧的声音,于是他说:“妖神将,我是要你杀死我。”

“小子,你没有资格命令我。”网中人说。蛛丝缝合了伤口。魔气稳住了戮世摩罗的伤势。但戮世摩罗的胸膛剧烈起伏,地面像在晃动,海浪的声音渐响,他靠着石头,防止自己倒在对方的怀里,他说道:“如果你不杀死我,你必须永远……”

妖神将盯着戮世摩罗。处在晕船错觉中的小空闭上了嘴,话只说了一半,话有些多了,有些过了,有些超出自己画的那条线了。山洞里的水滴声渐远。海水拍打魔茧的声音犹在耳旁,小空仿佛回到了漫无边际的海上,在密闭的狭小空间里飘荡着。那时他不止一次想到被西剑流抓住时候,困与同样的黑暗内,只能等待着命运的引导。那时,海浪声如同催眠曲,他曾梦到过网中人,他们回到魔世滚起了床单,事后妖神将却忘记了他的名字。

哪有什么永生永世,他是个人类,只有此生此世。

“抬起腿。”网中人说。

“你先摘掉你脸上那个玩意。和你一点也不搭。”

网中人望着半裸的戮世摩罗还拿着扇子。他倒是什么也没说,摘了下自己的新面具。

“哎,还是老样子嘛,变得这样红通通的,我还以为你顺便也整了个容。”

“抬腿。”

“受伤了,抬不起来。”

“哪一条。”

“你猜啊~”

网中人直接抬起他的两条腿,脱掉了鞋子。褪去外面那层紫色布料,里面白色的贴身衣物染上了红色。撕开那些红色的布,他见到了伤口,不深,没有伤到经脉。血顺着小腿流了下来,他用手指抹去。而后,妖神将尝到了戮世摩罗的血的味道,他吻过腿上的血痕,感到这才是在火山之中期盼的新开始。红色和紫色的布料叠加在了一起。皮肤和皮肤贴在了一起。戮世摩罗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声音,扇子掉在地上,他仰起下巴,声情并茂地说:“来杀死我吧,妖神将。”

“你还没有资格命令我。”

“所以呢?”

所以回答只有亲吻。

 

---

天兵君揉揉眼睛,终于看到一红一紫的身影从山洞里走出来。

“帝尊,帝尊啊!”他一边喊着一边跑去,带着从客栈弄来的早餐。

妖神将和戮世摩罗都戴着面具,面具遮挡了晨光,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衣领遮住了许多的印记。睡眠不足的天兵君小心地站在他们旁边。

戮世摩罗像以前那样笑了笑,他打开扇子,遮住了一部分阳光,眨了一下眼睛,说:“我已经有了计划。”

 

(完)

评论 ( 23 )
热度 ( 62 )
  1. 猥瑣男子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2. 猥瑣男子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