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闪电侠/The Flash]When I Still Needed You(闪博/博闪)1

先就这样发一章,看会不会被…册刂…掉了,第一话这么纯洁应该不会

*****************

《When I Still Needed You》


背景:电视剧第一季11集。
这一集Dr.Wells趴在地上的姿势太让人想犯罪(ˉ﹃ˉ)。文里设定逆闪的腿真的残了,至少是有两天真的不能行走~~只看过电视剧,可能有些BUG,BUG就请无视吧(sad)

会有车,设定在Barry还非常信任Dr.Wells的情况下的车,应该会互攻。目前还是PG-13.不出意外3回结束,干完了就完结的短篇。 




脑补从这里开始////w////

=== 

Dr.Wells趴在地上,双腿又给他开了个玩笑,以至于在关键时刻成了一位真的残废。他试图挪动双腿,徒劳无益,昏暗的走廊上只多了几声痛苦的低吟

不远处,Hartley一步一步走进,他停在Dr.Wells面前,蹲下,盯着Harrison Wells,年轻人蓝色的眼睛里浮现多少痛苦就埋藏有多少爱慕,他问:“我还是你的人吗?”

“Hartley,你到底想要什么?”Dr.Wells问,他撑着上半身,抿着嘴,手机屏幕已经黑了,他确定Hartley没有看到他刚才拨给了谁。

“不不不,Harrison,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人,卸下你的伪装吧。”Hartley一只手支起Dr.Wells的下巴,脸靠得更近了些。魔笛手的手套发出的绿光照在Harrison Wells的脸上,Dr.Wells湛蓝的眼睛染上了一抹绿色。Hartley嘴角勾起一抹笑,但随即消失,笑容消失的同时Hartley吻上Dr.Wells的嘴唇。短暂的吻,蜻蜓点水,草草结束,仿若从未发生。两个人都睁着眼睛。

“这是你想要的吗?Mr.Rathaway.”Dr.Wells问,他的声音低沉,但言语没有惊讶。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一直以来你都知道。”魔笛手戴上了自己的帽子,说:“但你视若无睹,就像刚才一样,Dr.Wells.”

 

---

Barry接到电话后赶到星际实验室,Caitlin倒在地上。Barry扶起了她。

“Cisco……Dr.Wells.”Caitlin晃过神来,捂着被Hartley打了一拳打左脸说。听到Dr.Wells的名字时Barry的心脏几乎漏跳了一拍。他跑出主控室,金色的闪电停在了走廊中,警报声响个不停。印入Barry眼帘的是星际实验室里平时冷静克制的Dr.Wells正用手肘撑着地板,努力地拖着身体往前爬。

“Dr.Wells!!”Barry大喊,他吓坏了。他跑过去蹲下,想抱起对方。当他的双手盖在Dr.Wells肩头和手臂时,手掌传来的属于Dr.Wells的体温让他犹豫了,一时间不知如何扶起他。

“Barry,Hartley已经走了……“Dr.Wells抬起头,依然冷静,露出平日那种隐忍的微笑,笑起来时湛蓝的瞳孔里饱含着关爱,但眼角的皱纹中似乎藏着秘密和痛苦。Barry心里却像是被某种锋利的东西划过。他从未见过这样的Dr.Wells,趴在地上,狼狈而无助。西装革履的Dr.Wells站在闪光灯下面的模样在Barry脑海里闪现,此刻Barry真真切切意识到这个总是给予他指导和鼓励的导师失去了他的双腿。而他Barry Allen,闪电侠,跑得飞快。他却躺在地上差点儿出事。

“Dr.Wells,我应该再快一点,我……”Barry下意识捏紧了Dr.Wells的手臂。

年轻的闪电侠皱着眉,双眼里不仅仅有自责。Dr.Wells在心里笑了。他在Barry的脸上看到了一些东西,超出他预料的、细微的东西,不是仰慕和依赖能够概括的感情。Harrison Wells皮囊下的Eobard Thawne忆起了许多关于未来的鲜活时光,他和闪电侠的每一次交锋,每一次追逐,拳脚交加和你来我往一般投掷的闪电中,他们都能体会到的对方的恨意。恨意——Eobard Thawne有些怀恋这种感情。他恨他,无需质疑,然而在这里呆得太久了,未来成了遥远的过去,寄与另一个人的皮囊之下,混合着另一个人的人生,属于逆闪电的过去的痴迷与憎恨变得像是梦。他看到Barry眼中的关心、担忧、难过。Barry眼底那些复杂的情绪来自一种最深的感情——那和恨相反,那还不是恨。那和Hartley亲吻他时痛苦和爱意交杂的感情完全不同,却又有几分相似。Eobard不在乎自己吸引到多少这个时代的人,他不在乎。他只在乎,唯一在乎的人正凝视着他。仿佛下一秒也会吻上来。一时间,Eobard幻想起Barry亲吻他时嘴唇的触感,想象那双嘴唇张开之后舌头会以怎样的角度回应他的攻击,是先扫过口腔上壁还是先扫过牙床……Dr.Wells抿了抿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用自责,Barry,我没事,Hartley并没有伤害我。让我坐上轮椅吧,你赶快去看看Cisco是否还好。”

Barry点点头,一手拉起Dr.Wells的胳膊,想让Dr.Wells的左手搭在自己右肩,然后搂住出他的腰,让Dr.Wells身体的全部重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但这样做到一半,Barry看到Dr.Wells的双腿无力地在地板上拖着,毫无生气,像是一种寄生在Dr.Wells身上的物体。他忽然感到不悦,某名的愤怒。搂住Harrison的腰的手加大了力道,Barry一发力,将对方拉向自己的胸膛,接着他放开Dr.Wells的胳膊,弯腰从膝盖处抱起对方的腿——Barry打横将Dr.Wells抱了起来。一切都发生在不到一秒之内。Dr.Wells睁大了眼睛,意外之情不言而喻,但他什么也没说。把手机拿在左手上,右手绕过Barry的后颈,抱住Barry的肩膀上。Barry睁大了眼睛,眉头舒展。对着Dr.Wells张开嘴笑了笑。怀里的人用眼神肯定了他的行为。Barry刚才心里的愤怒和不悦都消失了。

“你的轮椅在哪儿?”

“门口。”

Barry眼中冒出了闪电。他用神速力跑到门口。轮椅正在电梯门口等待着他们。Barry小心翼翼地把Dr.Wells放下,让对方慢慢坐回去。Dr.Wells放开Barry的时,他看到Barry眼神里掠过的失望。

“去找Cisco吧,Barry.”Dr.Wells说。Barry再次点点头,金色的闪电随机离去。“Atta boy.”Dr.Wells摘下眼镜,按着轮椅上屏幕上的按钮,向着主控室驶去。他的腿还未恢复,不仅仅是神速力不稳定,连正常的走路也成了问题。这个Dr.Wells在刚才几分钟里成了一个真正的瘫痪者,而且还没有复原的迹象。演戏演得过于认真了,假戏真做假成真。这真是个巨大的玩笑。如果是十五年前刚刚失去神速力的Eobard Thawne,可能会生气地捶地吼叫。现在他只是摘下眼镜继续前行,Eobard成为一位耐心极佳的谋划者,情绪就像秘密一样被精心地包装起来。但刚才Barry抱起他时,他确实体会到了一丝的喜悦,也许还泄露了一些喜悦。关于未来的仇恨也鲜明了起来。

这很奇怪。Eobard想着,看着自己的腿,又想到了Barry的手和嘴唇。他无法停止想象。这和他的回家计划相差甚远。

 

——

Cisco受伤了。Barry赶到时,Cisco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他把Cisco抱到病床上。Cisco躺了半个小时还没清醒。

“只是轻微脑震荡,Cisco很幸运,很快就会醒来的。”Caitlin拍拍Barry的肩膀说。Barry对Caitlin扯出一个苦笑,继续在床边看着Cisco,他心里想的却是别的,如果Dr.Wells躺在这里他还会不会如现在这般冷静。不一会儿,Barry听到了身后轮椅前进时发出的轻而沉声音。Barry转头,看到了Dr.Wells。

“Barry,Cisco会没事的。”

“这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早早离开。”Barry满脸自责。对于发生的坏事,无法挽回的过去,Barry总是倾向于把所有的原因归咎在自己身上。Eobard深深了解这一点,他的Barry,他的闪电侠总是想要拯救他人,挽回一切这种渴望让Barry跑得更快。

Dr.Wells说:“不,Barry……这都是我的错,Hartley认为我没有为我的罪孽付出代价,他是对的。”轮椅停在了Barry的身边,Dr.Wells伸出手握住Barry的手,仰着头继续说:“需要付出代价的是我。不应该让你来承担责任,”Barry回望Dr.Wells,对方的手指在他的掌心掠过,温柔、耐心地描摹着他的掌纹。他感到手上一阵颤栗,像是有电流经过。这种触碰持续了两秒,他差点倒吸一口凉气。Dr.Wells不是第一次握住他的手,但这是Barry第一次感到心神荡漾。Barry的视线扫过Dr.Wells仰起的下巴,黑色长袖下露出颈脖,最终回到那双蓝色的眼睛上。这双眼睛似乎了解他的一切。他差点想要拉起那双手,想要更多的触碰,亲吻这只紧握着他的手;想要摘下他的眼镜,看见更多的东西,沉浸在眼底的蓝色之中……Barry这样想的时候,轮椅上的人手捏得更紧了。

“我会去赢回你们信任。”Dr.Wells说完他放开了Barry,调整轮椅的方向,向门口驶去。Barry还站在原地,等到Dr.Wells的身影消失时,他才发现自己愣了好几秒。

“怎么了,Barry?”Caitlin拿着平板电脑走过来问道。

“Dr.Wells,他也许打算去……”话未说完,Barry就跑开了。他在走廊找到了Dr.Wells。他站在Dr.Wells的面前。轮椅停住了。Barry像是跑了很久,喘了口气说:“Dr.Wells,等等,我……”

“Barry,这是我必须做的,我逃避了太久。公布真相,这不仅仅是Hartley想要我付出代价这么简单。”

“我知道,Dr.Wells,我只是希望和你一起去面对这件事。”

“为什么?Barry?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

“因为,”Barry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紧张,局促,他说:“因为你是Dr.Wells……”

Dr.Wells抬了抬手指和眉毛,然后露出笑容。Barry脸一热,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一个团队,Dr.Wells,我想陪着你完成这件事。万一Hartley又来袭击你,我可以保护你。”

“这很贴心,Barry,谢谢你。”Dr.Wells说,“我需要打几个电话,开个新闻发布会。我先去换件衣服,等Cisco醒了以后来找我吧,Barry.”

Barry这次没有乖乖听话,他咬了咬下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说:“我现在和你一起去。”

“什么?”

“我不确定Hartley是否下一秒又会回来。”

“Barry,你……”Dr.Wells叹了口气,说:“你不用这样担心我的安全,Hartley他要的不是我的性命。”

“他想要什么?”Barry反问,“我不觉得他这样潜入星际实验室,大动干戈就是想要你承认错误和责任而已。”

Dr.Wells沉默了片刻,想到Hartley离去之前的吻,和更早之前他们在粒子加速器里的深吻以及更多的占有和被占有。他望着Barry说,“他想要的另一项东西我给不了,而我没有早点告诉他。他的痛苦是我一手造成的,现在的他是我的责任,无论他做了什么,或者接下来打算做什么,Barry,我都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你认为他想伤害我?”

“是的,Barry,所以我也希望你等会和我一起去新闻发布会。”

Barry张了张嘴,闭上,然后又张开。他知道Hartley是同性恋,而刚才Dr.Wells的话和之前的种种迹象让他无法不想象一种可能:Hartley和Dr.Wells曾经在一起。这想法让他心里纠结成一团,比看到Iris和Eddie在一起时还让他难受。他重重吐出一口气,说:“Dr.Wells,我有个问题。这个问题现在不是很适合提出,也很失礼,但是我太想知道了,你和Hartley是不是……”

“Barry,”Dr.Wells上身向前倾了几度,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说,“是的,Barry,我和Hartley有过一段。在我们建造建造粒子加速器的最后阶段,那段时间所有人的压力都很大,我们断断续续,一年左右。在他离开之前我们就分开了。”

“哇哦,这真是,”Barry举起来了双手,摇了摇头,他说:“这真是让人……”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垂下手。忽然对眼前的这个人感到陌生,可即便如此,他心里的渴望和难过没有减轻半分。

“不仅仅是关于粒子加速器爆炸的真相,Hartley认为我爱上了别的人。”Dr.Wells说,“他为此更加愤怒和痛苦。”

“你真的爱上了别人?”Barry的疑问脱口而出。他知道Dr.Wells十五年前失去了妻子,而这期间,Dr.Wells未有正式的交往对象。Barry刚才的嘴比他脑子更快,他太想知道对方的答案是不是和自己心中期望的相同。他咽了一口口水,问:“那个人是谁呢?”

Dr.Wells无奈地哼笑一声。他无法无视Barry期望着回应的神情,这里没有恨,还没有。Eobard知道眼前这双明亮的,带着爱意的眼睛染上痛恨之后是怎样的。最终,这双眼睛必将会为他表露憎恨、怒火。只是过程不是按这样的剧本发展的,但为何他还是会让现在这出爱或不爱的剧本继续演下去?难道是这双腿是真的残疾了,让他变得脆弱和心软? Dr.Wells不语,他看到Barry的喉头第二次滚动。Eobard摘下眼镜,终于说道:

“是你,Barry Allen.”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