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环太平洋Pacific Rim】侵蚀基准(Newton/Hermann) 2

简介:接电影第二部结尾。Newton被关小黑屋,Hermann用尽一切办法想唤回故友,而被先驱控制的Newton却想污染Hermann让他成为先驱的一部分。(大概5回之内完结,不出意外是周更)

AO3: [1]  [2]

LOFTER:[1]  


2.

Hermann和Jack、Nate还有邵女士还有PPDC活着的重要人员开了一整天的会。损失惨重的合作,资源、技术共享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们在对无人机是否应该彻底销毁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销毁所有的无人机意味着我得从零开始。”邵氏集团的老板说着,她换了一套黑衣。

“留着他们才是危险,你知道这场事故死了多少人吗?”Nate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

“这是我的责任。我会帮助你们进行重建。已经激活的无人机都会被处理掉。但是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战争,我们必须了解先驱的技术。它们不能完全毁灭。”

“无人机有打开虫洞的方式,那是先驱的方法,这样铤而走险万一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们现在没有可以投入战斗的机甲了。”Nate说。

“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得反击。Nate.”Jack说,“Newton如果能脱离先驱的控制,我们就有了先发制人的机会。”他看着Hermann,问:“Newton有和你说起Anteverse吗?Hermann?”

Hermann沉着脸,没有听到Jack的话。

“Hermann?”Nate也叫了一声。

仿佛还呆囚禁室的Hermann这才抬起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打起精神,说:“Newton还没恢复神智。短期内让他变成十年前那个Newton,很困难。”

“也许他再也无法……”Jack略失望地说。

“我会想出办法!”Hermann立刻打断他的话,他都未发觉自己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而且还站了起来。

“Dr.Gottlieb,请冷静。”邵女士抬了抬手,说:“Dr.Geiszler在我那里的研究资料你可以过去检查和研究。”Hermann在邵的注视下重新坐下,过了好几秒,说了声谢谢。邵点了下头,转移了话题,继续说:“按你的描述,关键是Newton曾经链接过的怪兽大脑。”

“是的,”Hermann摸了摸额头,Newton与它第一链接倒在地上的模样又浮在他脑海里,他说:“但是无法确定那是否是先驱的残余大脑……”

“你与它链接过吗?”邵继续问。

“没有。”

“据我所知,你曾经和Dr.Geiszler一同链接过怪兽的大脑。”

Hermann瞪大了眼。心里一紧。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他,像是等着他解释说明,他们的眼睛里闪现着一丝怀疑。会议室鸦雀无声。是的,他们遭到了背叛,一场精心策划了十年的阴谋差点让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死亡。科学需要怀疑精神,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旦出现裂痕就难以恢复到当初了。更何况“背叛者”是同生共死之人——而他差点被Newton亲手杀死。


“你必须阻止它,Newton。”

“我……”

“你必须阻止这一切。”

“我没有那么强大!”Newton掐住Hermann的脖子说,“抱歉……我必须杀死你。”


一阵无名的怒火串上Hermann心头,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紧绷着脸,说:“我未被先驱影响。我从未和这个,这个——”话到一半,卡在喉咙里。他推开椅子站起来,拿起拐杖,用他最快的速度一瘸一拐地走到墙壁旁,使劲用金属拐杖敲了一下墙壁,“叮”的一声,黑色的墙壁像是拉起了窗帘变得透明,另一侧实验室里存放着Newton珍藏的“大脑”展现在众人面前。

“我从未,和这它链接。”Hermann慢慢说,声音恢复了正常。

“这很好。”邵微笑着说,“接下来会有许多工作需要你的协助,Dr.Gottlieb.”

Hermann敲了一下拐杖,却说,“我会留在这里PPDC.”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但Dr.Geiszler的许多资料还在上海,得你亲自去取。包括他的私人物品。我想你能从那儿得到有用的信息。毕竟你们曾经共事过很久。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

“你不是打算带走Dr.Geiszler?”Hermann朝着她走进了一步。

“短时间内我不想再看到他。”邵说着,她的目光越过Hermann,停留在对面房间“大脑”上。“可是,如果你们无法取得进展,我会收回给你们这些:资料,怪兽大脑,还有Dr.Geiszler,从法律上来讲,他依然是我邵氏集团的员工之一。”

Hermann站在原地,琢磨着这句话里的意义。邵没有解雇Newton,她有打算和野心,大概是打算挽回名誉和财产损失。Hermann点了下头,一言不发地走回到自己的桌位上。

会议在晚饭前结束,他们打成了一致:

无人机会留下最初样机和一台未激活的量产机。

从Newton身上得到通往Anteverse的技术以及控制怪兽的方法。

第二点需要时间。人类对Anteverse,对先驱不甚了解。而无知的鲁莽行动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会议上的人都深刻体会这一点。他们的计划会持续很久,也许要过好几代人才能实现。

Hermann并不想去Anteverse。噩梦在他脑子里缠绕了他十年,那还是只是残缺的怪兽大脑带给他的痛苦。还好实现第二点技术上需要很长时间,他安慰自己。Hermann没有再去囚禁着Newton的牢房。他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只从Jack那儿得知Newton的状况。Jack说Newton不怎么说话,问关于先驱的问题他都不做回答,仿佛嘴巴贴上了封条。Jack对说先驱不想泄漏任何重要信息,提防着人类打过去。Hermann只是笑笑,说:“也许吧。”

“倒是昨天,Newton忽然说想见你。也许他Newton的部分还时不时冒出来。”

Hermann想继续不失礼貌地笑一笑,结束这个话题,但是他笑不出来,他说:“我去也得不到任何答案。”

几日后,Hermann坐上了去邵氏工业总部的私人飞机。飞机上的乘客只有他一人。他放开拐杖,靠在椅子上,座位很大,周围没人。窗外蓝天白云,他望过去,云朵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平静。缺口打开后,人类几乎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来自海洋深处的缺口,太久没有仰望过头顶的世界。远处卷云的尾巴展现各种自由的弧度,Hermann看着它们出神,难得的休憩时刻,倦意慢慢的蔓延开来,他想起了过去和Newton共事的时光,想着Newton邀请他的情景,想着Newton的不辞而别……那之后,他离婚了。他发现自己离不开PPDC,也无法真正离开他的研究回到之前的生活里。他没有搞清楚他真正的生活是什么。离婚一个星期后他去找过一次Newton,他想着那天,那晚。Newton穿着花西装,戴着墨镜。他们在外面吃了一顿晚饭。Newton吃饭时摘下了墨镜,点了很多菜。Hermann不记得自己到底吃了什么,但他清楚得记得Newton衣服上的花纹,和他们的仿若发生在不久之前的对话:


“你离婚了?”

“是的。”

“你特地来告诉我的吗?”

“哦,不,我……”Hermann扯了扯衣领,说:“太久没见,不仅是我,PPDC里也变了不少。”

“我听说罗利死了。”

Herman往嘴里送了一片菜叶,一边咀嚼一边点了点头。

“Hermann,”Newton忽然身体前倾,抓住Hermann放桌上的左手,说:“我很高兴你来看我,真的。”Newton的手掌很烫,Hermann想抽出自己的手来。但对上Newton的眼神后放弃了。Newton的眼睛比之前深邃,Hermann想着也许是戴隐形眼镜的原因。他的眼睛里闪烁着诚恳。

“我也变了不少,Hermann.”

“你戴起了隐形眼镜。”

“不不不,不仅仅是这个,”Newton抓紧了Hermann的手,好像怕他会随时跑走一样,他低头,说:“我找到我的另一半了,Hermann.”

“另一半?”

“是的,我和她同居了。爱丽丝——她简直是完美的。”

“所以……你结婚了?”Hermann说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没呢,我们没有必要用结婚来证明什么。她知道我的一切,她明白我,我也理解她。她总是会给我惊喜。”Newton神采飞扬,Hermann只在实验室里看到过这样的Newton,Newton对怪兽痴迷时才有这种表情,在得到证实里实验的结论才有的神色……Hermann想要抽回自己的手,非常非常想要这样做。他来这里是一个错误。他为何要对他说自己离婚的事,这让他现在看起来十分的可怜。Newton有了伴侣,而这个人当然不会是他。他先拒绝过Newton,Newton不辞而别。现在到这来见Newton想来挽回什么不存在的东西?

“Hermann?”

“嗯?我在听着。”

“你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她吗?我很想很想把你介绍给爱丽丝,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她也一直很想和你交流。”

“我……”Hermann的手心出汗了,他说:“我想这不大适合,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他终于抽出自己手,但是被Newton再次抓住,他的手掌盖在他的手背上,说:“我很想你,Hermann,非常想你。我还是希望你能来邵氏工业,我们一起工作,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

Hermann睁目结舌。Newton盯着他,持续了好几秒,直到服务生上了新的菜打断了他们之间缄默。

“Newton……”Hermann垂下眼睛,看着新上的那盘菜,盘子里的肉,说:“缺口已经关闭了。”

Newton迷了一下眼睛,依然盯着Hermann,像是在分析着对方,想要搞清楚为什么他会拒绝。他放开了手,摊开了手,说:“我明白了。”

“时候不早了。”Newton说,“你住哪儿?”

“我定的晚上的机票。”

“明天你坐我们的私人飞机回去。”Newton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得意的笑容,“晚上就住我定的酒店。”Hermann显得很局促,他不知如何回应,只得摇了下头。

“你有什么紧急的一定要今晚还是明天就要完成工作吗?”

“没有,可我不能接受你的……”

“没有什么但是,你拒绝了我两次。这点小小的帮助不能再推辞了。邵氏集团给我开的年薪比在PPDC多了2个零。”Newton耸耸肩,说:“我负担得起这点小钱。Hermann,我们可是拯救了世界的。”

“很多事情都变了。”Newton笑了下,他大口吃着盘子里的肉,细细咀嚼着,仔细品味,他贪婪地看着Hermann,说,“但是你还是你,Hermann,从未改变。

“我变了。”Hermann说。

Newton拿着筷子,眯着眼睛凑近Hermann,夹了一块肉塞进Hermann嘴里,说:“不说这个了。我送你去酒店。”

Hermann吃到了从没尝过的甜味。

“糖醋排骨。”Newton咧开嘴笑嘻嘻地说,“你需要多吃一点,Hermann。”

Hermann知道Newton嘴里是同样的味道。Newton像是知道Hermann在想什么一样,说:“我们之间的通感还在。只有在像现在这样,我们靠的很近的时候,做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才会有。”

“你怎么知道?”

“刚才实验的结果。”Newton把筷子放在桌上,叫来了服务员结账。

接着他送Hermann去了酒店。离开前,Newton吻住了Hermann,然后不等Hermann说什么,就戴上墨镜,说:“好梦。”

“Newton……”Hermann目瞪口呆,拐杖倒在地毯上,悄无声息。

“再见,Hermann.”

他无法忘记那个吻。在酒店里,Hermann到凌晨2点半才睡着。他满脑子都是关于Newton的细节。他不记得怎么入睡的,第二天回到PPDC的过程也像是在做梦一样。Newton没有再来见他,甚至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


Hermann被乘务员叫醒了。Hermann揉了下眼睛,他一路睡过来。已经是下午3点。

下了飞机,机场外,已有邵氏的员工在等着他。Hermann坐上了他们的车,很快就到了邵氏工业大楼。上次,Hermann来这个大楼时这里一片混乱。现在已经看不出之前发生过什么。Hermann走进电梯,去了最顶层。他以为会到邵的办公室,但是没有。他被带去了一间很小的房间。过半分钟,邵才到场,她穿着一身白衣。一个工作人员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放在桌上。邵让其他人员的离开房间。

“这是Newton的工作资料,在他的用户权限下进行的操作数据。还有关于无人机的里怪兽细胞的资料。”邵说。

“你们搜过他的家吗?”Hermann问。

“是的,但哪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怪兽的大脑按照之前的约定移交给你们PPDC。”

“也许有遗漏。”Hermann说,他看着黑色的盒子。

“你可以去寻找。”邵说,“Dr.Gottlieb,但是黑盒子里的数据现在是不能带到这座大楼之外的。我们已经在进行分析里,我想你可以留在这一段时间帮助我们加快进程。”

“我会在我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帮助你。”Hermann说。

邵的手放在黑盒子上,纠正道:“Dr.Gottlieb,是帮助我们,所有的人类。”

“我明白你的意思。”邵说,示意要Hermann坐下谈话。Hermann把拐杖靠在桌边。 

“之前Newton在PPDC时和你透露过什么吗?”

“你还在怀疑我?”

“不,我知道你们很亲密。之前我担心Newton对你透露不该透露的消息影响我的无人机部署计划。但我担心的方向错了。”

“他什么也没说。他,不,先驱——他们把自己藏得够好。”Hermann努力让右脸的笑肌运动起来。他戴上了眼镜,说:“让我看看他们之前都做了些什么吧。”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8 )
  1. 魂-球兒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