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环太平洋Pacific Rim】侵蚀基准(Newton/Hermann) 3

简介:接电影第二部结尾。Newton被关小黑屋,Hermann用尽一切办法想唤回故友,而被先驱控制的Newton却想污染Hermann让他成为先驱的一部分。(大概5回之内完结,不出意外是周更)

AO3: [1]   [2]  [3]

LOFTER:   [1]   [2]


3.

Newton被转移到了另一间牢房。新的牢房是白色的,有床,有座椅,有厕所。装满了摄像头。他无法接触任何联网的电子设备。这是一间极为安全到无聊的房间。他的一举一动被严密监控着。Jack不再把他绑在椅子上,Newton戴着不会影响他小范围活动的手铐和脚铐,走路时会发出响声。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他是在睡眠中的度过的。醒着时,他瞪着眼,看着某一面墙。他不戴眼镜看书,而房间里也只有纸张能够让他主动获取信息。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没人知道在这具身体里的是先驱还是Newton。只是偶尔,他表现得像是Newton,嚷嚷着要放音乐,要摇滚,要电子,要这个的现场版,那个的黑胶版。

“拜托,至少来点音乐。”Newton戴上了眼镜,大吼大嚷:“我知道有人在看着我。你们这样看着我,我也不能把你们吃掉!有点人性行不行!?”他说话和动作都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神情像Newton,语气像Newton。但没人能肯定Newton是否活在这具身体里。

“我知道,你们在看着我。Jack还是邵?”

Jack在的时候一般会回答,“是我。”

“你们不会一直这样关着我的。”

“我们可以。”

Newton——先驱露出笑容,嘲讽的笑容。

“有多少先驱在地球?”Jack的声音在Newton的房间里回响。

“我拒绝回答。”

Jack依然没法从Newton那儿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他总是不甘心,跑去问同样的问题,得到一样的回答。他很想捶一下墙。

“Hermann在哪里?”Newton放下眼镜。

“他不在这里。”

Newton知道Hermann不在这儿,但他还是问了这个问题,他接着问:“他去哪儿了?”

“谁在问?”

“朋友,好朋友。”Newton说,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愉快。始终都很愉快。

Jack的脸色更差了。

“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会回答你的一个问题。”Newton忽然改变了态度。他晃了晃手臂,仿佛看得见墙对面的人似的打起来招呼。Jack透过这“墙壁”观察着房间里的人,他不相信Newton,从头到尾,从上倒下,里里外外,完全完全不相信Newton Geiszler——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人,主动和怪兽大脑链接的人,重新开启了噩梦。

Mako本不会那样死去。

Jack思考了半分钟,说:“他在邵氏工业。”

“很好的回答。”Newton撸起袖子,露出更多怪兽刺青,他说,“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先驱——我们是独行侠。我是先驱之一,同时也是先驱本身。我们共享知识、记忆、思维和你们所说的感情。你的担心注定会发生的,缺口会再次打开,不是由你们,而是由我,由我们。你需要牢记一点:你们会失败,你们注定会从地球上消失。”

拳头砸在墙上。

“我想你在生气,可能还想杀了我。”Newton扭了扭头,喉咙里哼了两声,继续说:“我不在乎,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我们还是会开启缺口。如果你杀了我,Newton也会死去,以人类现在的心智和技术,你们无法打开通往Anteverse的缺口。在你威胁别人的时候,先看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里。”

“我会让你亲口说出来。”Jack放开了拳头,垂下了手。那一定是先驱在说话。先驱的自信和毫不在乎口吻是在施加压力。他想把Newton绑在手术台上,看清楚他脑子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用最直接的办法去修理他的脑子,让先驱说出更多东西,但Jack并不知道如何去做这件事情。他顶多只能把Newton打晕抬到手术室里。Jack离开了监控室,碰到了学员们,这些孩子们跑了过来问着机甲的事情。权牺牲后,许多管理的事情暂时集落到了nate的身上,nate忙得不可开交。现在,他独自管着这帮孩子们。

Jack抱着手臂。人员不足。他要处理的杂事也多,统计死亡人员名单,找个地方存放即将会送来的部分怪兽尸体,还得找一个正常的怪兽研究者,重建流浪者……Jack还没有放弃想撬开Newton脑子的想法。

Amara使劲拍了一下Jack的背,问:“你又去找那个Newton了?”

“我也希望还有别的Newton.”

“嘿,当然有,还有被苹果砸中的Newton.”

“这一点也不好笑,Amara.”Jack拍拍她的肩膀。

“但你刚才还是笑了。”Amara得意地做了个鬼脸,“如果需要我们帮助的,请一定告诉我们。”Amara的关心让Jack这些天来第一次真正地笑了。“谢谢,我会的。”Jack说。他打算等Hermann回来再想Newton的问题。毕竟牢房里的Newton此时无害。先驱再聪明,也得呆在Newton的身体里。一个手无寸铁,不擅长搏斗的博士身体很容易被打倒在地。他们得齐心协力把烂摊子处理好了,才有条件去创造前往Anteverse的单向缺口。

 

Hermann离开PPDC已经三天。Hermann在这个屋子里呆了三天,除了吃饭,在酒店睡觉,他每天在这个房间工作12个小时,这里的工作量比不上之前在实验室的,但却非常疲惫。分析这些Newton的数据,导致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Newton。Newton为什么这样做?Newton经常中午才来上班,中午经常点牛排,Newton在深夜里把电缆换了型号……Hermann查阅了Newton账号的操作记录,只要与无人机甲量产相关的工厂都被Newton做过手脚。

“Newton还留了后门,邵女士,你应该尽快关掉机甲工厂。”

“这是一笔巨大的损失。”邵丽雯说,她并未表现出对损失的厌恶,脸上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或许这些烧掉的钱,下跌的股价还未触及到邵氏工业的底线。

“我得知道Newton是如何将怪兽与机甲融合的。如何控制它们的行为。”

“生物工程并不是我的强项,邵女士。”

“你用怪兽的血液制造了火箭推进器。”

“喔,那是和Newton在一起工作时,我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我不喜欢怪兽。我是一个数学家。”Hermann抿了抿嘴,“与Newton共用一个实验室是极为痛苦的,他很吵,而且他总是……”Hermann想到之前黏糊糊的实验室,划定的边界,吵架,争论,吐槽和许多的关于Newton的细节:越过界限的怪兽大肠;Newton切完尸体忘记洗手拿错他的印着公式的杯子,Hermann没再用过那个杯子,他的杯子理所当然成了Newton的了。Hermann摇摇头,说:“那是先驱做的,不是吗?

邵笑了笑。要是换做之前,这样的提问会让她目光更为锐利。

Hermann继续说:“先驱与怪兽之间有着自然的联结。而怪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先驱的目标。怪兽就像是先驱的延伸。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它们能做到的,我们同样可以。”邵自信地仰起头,“工具是人的延伸,就像机甲,是人的延伸。我们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Hermann关上了面前的显示数据,关上了黑色的盒子,房间里暗淡了许多。他摘下了眼镜,揉了揉鼻梁上方。他到这儿来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些数据邵丽雯自己都能分析。邵非常聪明,虽然被先驱欺骗了,但她有能力化险为夷。“单向缺口是不够的,”邵把手放在了Hermann的手旁边,她又打开盒子,掉出了所有的数据,Newton的行动轨迹像一张蓝色的地图浮现在半空中。邵说:“他策划了十年,培育怪兽的时间和动作和我设计和制造无人机甲一致,仅仅是这些行动,这些数字,是无法知道先驱与怪兽之间的联系的。要赢,必须有武器。”

“你到底想……”Hermann偏一偏脑袋,就可以碰到邵的肩膀。他紧张地保持着距离。

“控制怪兽,先驱。”邵直截了当地说。

Hermann张口结舌,Newton-先驱的脸在他记忆中交替。邵的想法如同一道风暴,掀起Hermann闪回的回忆和情绪。

对研究的对象,必须要有爱

Newton爱怪兽,甚过爱人类。Hermann想着,正是因为如此,Newton才会被先驱控制。Newton并不爱任何一个人。而该死的,Hermann不想承认自己对这个痴迷怪兽到被先驱控制的疯子和傻瓜的感情。所以人类总是容易爱上自己的反面吗?Newton离开后,他甚至都学会了解剖怪兽,让蓝色的血溅在他的面罩上,忘记自己有严重的洁癖。他瘸了的腿在隐隐作痛。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Hermann说。

“几乎。”

“如果失败,我们会被它们控制。”

“但是如果成功了,我们可以消灭Anteverse.从源头上结束战争,收益远大于风险。”邵的态度坚决。她说:“无人机是我毕生的心血,我设计它的初衷是为了减少伤亡,赚钱只是附加价值。许多的牺牲是可以避免的,许多的。你可能不相信,很多年前我也参加过驾驶员的训练,为了体验真实的驾驶员的生活,不过,只是培训。富士山之前我没有真正上过战场。我训练的搭档死在东京,她死得毫无价值……”邵顿了顿,说:“Anteverse和先驱一直存在就战争不会结束。既然无法避免死亡,那我们可以降低死亡的人数。无人机的事故完全背离了我的初衷,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控,拜Newton Geiszler——先驱所赐。我邀请他加入邵氏工业时以为他会拒绝,毕竟我这儿没有生物工程部门。现在想想,这个平台和环境正是他所需要的,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Hermann僵坐在位置上,重新看着邵丽雯。她的话像是肺腑之言,追忆死者的时候流露出了片刻的柔情,柔情丝毫没有消减她的棱角。Hermann不擅长安慰人,而他不确定这种时候能说出适合的安慰的话,而且眼前的人可能并不需要无用的安慰。“我很抱歉。”他还是说,“我不擅长生物工程。”

“我知道。”邵说:“我有你的简历,详细的。我本想邀请你,但Dr.Geiszler说他邀请过你,而你不想离开PPDC。”Hermann垂下了肩膀,点了下头。如果当初选择和Newton来邵氏工业,他会及早发现“爱丽丝”的存在,他会阻止Newton陷得更深。他在心里苦笑。

邵慎重地说,“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仅在实现手段上有分歧。关键依然是在Newton身上,从先驱那儿得到的信息会左右计划。最坏的情况——我们不得不杀了他。”

“我不会让这种可能发生。”Hermann抬起头说。

邵微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我不打算再邀请你加入邵氏工作。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那个必要。我希望你不仅以数学家的身份去寻找方法,而是以另一种身份去寻找先驱和怪兽之间的联结,先驱与Newton之间的联结。我相信你能找到这种‘联结’的本质。”

“为什么?为什么你认为我可以找到。”Hermann眼角的皱纹都透着痛苦。邵露出了惊讶的笑容,说:“因为你爱着他。我可以感觉和推测出来,第一次你阻止我杀死他的时,第二次在会议上时,以及现在。是你发先了先驱的存在,而我当了他十年的老板也为发未端倪。我想,也许Newton对你有同样的感觉。你们之间有着特别的联系。”

Hermann瞪大了眼睛,移开目光,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又迟迟说不出话来。他发出长长一声叹息,似乎把肺都要吐了出来,然后他沉默着,让桌上投影的数据蓝光打在他的颧骨上。许久后,他才说:“这不重要。”这真的不重要。他在心里重复。Newton对他有什么感情,都无法影响他现在的决定,他不会继续让先驱侵蚀Newton的心智,他不会让任何人杀死Newton.

“这很重要,而且这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你想利用这种‘联系’。”Hermann说。

“是的。”邵坦然地说,“用它们的方式消灭它们。达成我们在会议上的一致。”

Hermann再次关上盒子,拿起来拐杖,朝着门口走去。他并不想去Anteverse,并不想去毁灭别人的星球,但是……

“Gottlieb,你有东西忘记了。”邵喊住Hermann。Hermann转过身,邵已走到他面前,她拿出了一张卡,说:“这是Newton家的门卡。我只把怪兽大脑搬过去了。”她的笑容深邃,带着善意。Hermann的手在犹豫。他还是接过了卡。

 

Newton的在上海的家里和在PPDC的寝室的布置大相庭径。

Hermann独自一人站在他Newton的房子里。墙上挂着主题是细胞的抽象画,吧台上有水果。冰箱门打开着,里面是空的。半瓶威士忌放在茶几上。一个绿色的苹果躺在地板上,沙发和椅子东倒西歪。落地窗外的夜景装饰这一切,Hermann在客厅来来回回走了几次。他捡起来了地的苹果,握在手里,苹果的皮已经干瘪。他望向窗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影子。无名的悲哀涌上心头。他踏上台阶,走进了卧室,踩上了价格不菲的奶油色地毯。他没脱鞋子,下意识退了回去。环顾了一下Newton的卧室,他再次踩到了地毯上,非常柔软。右侧的椅子散落着断掉电线,左侧空荡荡的,但他能从地面和墙壁上残留的痕迹看出那里曾经是摆放着“爱丽丝”的位置。他走了过去。他打开了床头柜,衣柜,行李箱:花的衬衣和西装,各种名牌的墨镜、手表——毫无价值的东西,还有怪兽的海报和书,电吉他、黑胶碟、CD和模型……Hermann不知道自己能找到什么。

他躺在了Newton的床上。关掉了床头的灯。枕头有一块是硬的。Hermann重新坐起来,拿起枕头抖了抖。一块长方形的金属掉在床上,这是Newton的录音设备。他见过,很多次。

他打开了开关:


“怪兽与人类心智共感实验,开始。大脑活动区在额叶,有可能,大脑区域损坏过于严重无法进行心智共感。说句题外话:Hermann,如果你听到这个,那么可能我活着而且证明了我的实验成功。如果是这样,那么我赢了。或者我死了,那你要知道这都是你的错,真的是。是你逼我这样做的,这种情况,某种程度上,还是我赢了。我要开始了……三,二,一……”

 “NEWTON,你做了什么?”

 

这是Newton第一次与怪兽电脑连接的录音。

声音停止了,过了五六秒,录音再次响起:

“这是第二次试验,怪兽与人类心智共感试验。我用其他的怪兽的大脑修复了这个,那个刚出生的小怪兽,它的大脑组织和细胞简直完美。额叶没有问题,我想我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万一缺口再被打开的话,我是说,缺口不能再被打开。Hermann,你真的不应该拒绝我,我像是失恋了。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失恋过,我这么帅,这么有趣,我是没有你也可以拯救过世界的摇滚明星,你这个洁癖、老古板、书呆子,我爱怪兽甚过你!我当做你听到了我的声音,我要把你从我脑子里面暂时赶出去了,第二次共感试验,开始。”

 “我看到了……Anteverse,我的天……这里是地狱,乌云密布,没有河流,没有阳光。”

“以前的地球多美的美丽。Hermann,我希望你也能看看。Hermann!它们不是毫无目的消耗别的星球资源,不是这样的,它们是在惩罚,惩罚我们……”

“它能看到怪兽看到的,它能看到我,噢,不是那样,我不能!”

Newton胡言乱语说了很多,然后是哭声和哀嚎。接着五分钟的寂静,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录音再次响起来:“一切都很好。完美如初。没有异常。”

Hermann像是被再次抓住脖子一样难以呼吸。


“我有了一个计划。”

“我们有了一个计划。”

“我们要拯救世界,从新开始。”


Hermann把苹果扔了出去,给Jack打了电话。

他必须回去,立刻,马上。



TBC


PS:歪成失恋引发的世界危机(不)

评论 ( 20 )
热度 ( 33 )
  1. 魂-球兒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newman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