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环太平洋Pacific Rim】侵蚀基准(Newton/Hermann) 6

简介:接电影第二部结尾。Newton被关小黑屋,Hermann用尽一切办法想唤回故友,而被先驱控制的Newton却想污染Hermann让他成为先驱的一部分。

大概10以内完结。不出意外是周更. 写到车前过渡 已经肾虚了.下一章大概是肉. 车前很素,希望不要被delete

AO3: [1]   [2]   [3]  [4]   [5]  [6]

LOFTER:   [1]   [2]   [3]  [4]  [5]


6.

头脑,比海洋更深

因为,对比他们,蓝对蓝

一个能吸收另一个[1]

 

Newton大脑的前额叶比常人厚,杏仁核比常人较小。神经元未见受损,神智清醒,脑波处于β,但却还能探寻到只有深睡时才出现的δ波,脑波在各个波段来回,没有规律。扫描很顺利,PPDC得到了Newton的大脑“图像”——Newton实时的大脑全息投影就在医生们以及Jack、Nate、Hermann还有邵丽雯的面前。Newton还清醒地躺在下面的仪器里。邵丽雯送来了最新的设备,Newton算是保住了头发。

“他至少现在看起来是Newton.”Nate说。

“数据证明了他的脑功能正常。心智健全。”Hermann说,“长期冥想也会使前额叶皮层变厚。减少痛苦的感情。”

“所以他能心安理得地谋划着怎么毁灭地球了?”Nate不解地问。

“我想,这是Newton与先驱抗争的结果。”Hermann说。

“为什么?”Jack问。

“试想一下,先驱的意识和在利用Newton的神经元,他们用强有力的声音说服Newton的神经元支持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让Newton感到痛苦、焦虑、恐惧,这些情绪不利于他们的计划。浪费时间。几百万个神经元需要达成一致。先驱需要抑制异议和反抗,消除Newton对毁灭地球这种想法的罪恶感,强制Newton让进入’冥想’,’冥想’能消除恐惧和压力,没有痛苦,感觉不到恐惧,甚至感觉良好。先驱让几乎所有的神经元都听令与他,先驱是他脑子中的暴君。”

十几秒的沉默。大家都看着Hermann,而Hermann专注地看着Newton的大脑图像。Nate清了清嗓子。邵双臂交叉在胸前,若有所思,她说:“我不认为Dr.Geiszler的心智是否还在先驱的控制之下能从这种检查得到证明。”

“脑波的异常呢?”Jack问,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他又说道:“邵女士,这可是你的仪器。”邵丽雯轻笑,说:“无人机的操控靠人脑的远距离的操作。我们对大脑的研究是世界领先的。用你们的设备,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发现他脑波的问题。”

“先驱到底还在不在?”Nate有些心急地问,“我们需要知道结果。” 

 “在。”邵说。她这样说时,瞟了一眼Hermann.

邵挥了挥手,关闭了大脑模拟画面,打开了数字图,说:“这些都是不正常的指数,我可以从双相障碍的人身上得到类似的数据。这能说明Dr.Geiszler脑子出了问题,而不能证明下面那个人是不是先驱。”

Jack和Nate面面相觑,他们的表情有些无奈,尤其是Jack。

“绕了一个圈子,还是没有确切的结果。我们还能从他那里得到先驱的信息吗?尤其是先驱的技术。”Jack说。

“Newton说他有先驱的记忆。”Hermann说,他走了几步,站到窗户边,说:“也许我能问出来。”

邵的眼睛亮了,她盯着Herman的背影,说:“Dr.Gottlieb,这是很大的进展。”

Hermann没有回应邵的话。他看着下面椭圆形的“舱室”。在他把Newton送到这个仪器里前,Newton笑嘻嘻地抱着Hermann的脖子,说:“不用担心,Hermann!我的6个博士学位还在的我脑子里,我依然比你聪明。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你只能委屈第二或者第三了。”Hermann被这话逗得哭笑不得,面对Newton的脸,他还是选择微笑。是他向Newton保证,承诺,在检查前一刻却是Newton在安慰他。他要证明Newton的存在,如何证明一个心智完好如初?如何证明一个人还是十年前的那个人?即便Newton没有被先驱感染。人是会变的,有什么不曾改变?Hermann捏紧了拐杖。他无法通过这种方式证明Newton就是Newton,他害怕自己一时被感情冲晕了头脑,说出了难以实现的诺言。他害怕数字无法验证所有的问题。

“我相信下面那个Newton是Newton,Hermann比我们更了解Newton.”Nate说。“我相信你,Dr.Gottlieb.”

Hermann转过身,对Nate说谢谢。

之前牢房里Hermann和Newton对话的录像,在场的几位都看过。Nate对这两个博士之间的感情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处在领导者的位置,他必须站在PPDC的角度去做判断。他对Hermann说:“但Newton的清醒是圈套可能性太大了。我们不能完全信任他,风险太大。

“我理解。”Hermann说:“Newton也告诉我这是先驱的圈套。如果Newton被控制了十年,怎么又能这么轻易地就脱离了先驱的控制。”

“所以呢?结论是什么?”Jack摊开双手,问Nate,“你要继续关着Newton吗?你不觉得这对Hermann来说太残忍了。”

Nate横了他一眼。

“什么?别以为你的脸好看就可以跟我凶。别跟我说你们没听到他们互相告白。”

邵笑了笑。Nate对Jack举了举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了,他说:“我们今天就开会决定。”接着他望着Hermann补充道,“抱歉,Hermann,你不能参加。”

“我明白。”Hermann说。他反倒觉得松了一口气。

在等待会议结果的时间里。Newton在检查室睡着了。Hermann回到了实验室。他不能停下,一旦让着自己停下,他就会想起过去,懊悔、痛苦就会搅乱他的心。桌子上乱七八糟,纸张堆得到处都是,试管和显示设备叠放在一起。他把拐杖靠着桌边,开始整理,分门别类。不同规格的纸放在一起,白纸放在一起,写满了字的放在一起,笔放在一起,设备放在一起……收拾了一会儿,角落里他和Newton的照片闯入他的眼帘。Hermann放下了其他的东西,拿起照片,心里一阵刺痛。Hermann望着照片出神。照片上的Newton和他自己,脸上洋溢的笑容和幸福。有一瞬间,他怀疑这到底是是不是十年前的照片,他们分开,竟然接近十年。谁又能证明时间?他们这种书呆子和偏执狂,用另一种方法证明着时间。时间不会改变他们对所爱事物的热情。

Hermann把照片塞进外套口袋里。坐下,从纸堆里抽出一张纸,又从抽屉里找出一支笔,然后在上面开始写公式,计算开缺口需要的能量。6台“怪兽无人机”合力才打开缺口,缺口被打开后必须持续维持能量的注入,停止能量的供给,缺口会立刻关闭……这和十年前的缺口不一样。十年前缺口一直开启着,通道是从Anteverse那边开启的。先驱在地球可以开启缺口,但是不能维持。或者是难以维持。开启需要的能量是多少?如何维持……

“Dr.Gottlieb. ”邵声音打断了Hermann的思路。Hermann转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的邵丽雯。

“我叫了你三声。”

“我很抱歉,我没听到。我……”

“没事。”邵一手撑着桌边,看了看Hermann在写的东西,说:“我来告诉你结果。”

Hermann放下笔,拿好拐杖,站了起来。

“Dr.Geiszler不会被关在牢房里。他会住在PPDC以前的房间里,但,”邵面带微笑,说,“你要和Dr.Geiszler一起工作,像你们以前那样。而且还要成为他的室友。我们会在他脑后装上一个芯片,检查他的活动。也会在他的心脏装上一个。在出现危险之前,制止他的行动。”

“你们要我监视他。”Hermann说。

“是的。”

“脑后的芯片记录他的脑活动,但——心脏里的芯片会杀了他吗?”

“没错。”邵说,“Nate会在别的位置设置一个开关。当真正的危险来临,我们不得不杀了Dr.Geiszler时,他的心脏会立刻停止跳动。这样是为了保护他的大脑,我现在有技术能够将人脑数据数字化,但还在试验阶段。”

Hermann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也有权限,Hermann.”邵说,“不能只让你承担和他一起工作的风险。我得保证你们真的能一起努力工作,还有你的安全。激活Newton心脏芯片的开关,会植入你的皮肤下。”

“你们想要我亲手杀了他。”Hermann艰难地吐出这个句子。

“这是最糟的结果。”邵说,“我相信事情不会到这一步。你对我说过,你不会让我们杀了他。”

Hermann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一下。”邵说。

“如果我不同意?你打算怎么做?把他带回上海?”Hermann问。邵拿起来Hermann刚刚写满公式的纸,思考着。她看出了Hermann在算什么。她也想过同样的问题,用过同样的公式。

“Dr.Geiszler很聪明。”邵说,“记得我之前救你时说的话吗?杀了他我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了。他有6个博士学位。但,智力和智慧可是两回事。

“他像个小孩子。好奇心永远得不到满足。不知道适可而止……”Hermann摇摇头,眼眸低垂,“这让他成了怪兽专家。也让他被先驱利用。”

“但你足够冷静,Dr.Geiszler需要你的帮助。”

邵把纸张递给Hermann,说:“这是最好的选择。对你们两个人,对所有的人来说。”

 

 

十天后,Newton搬进了Hermann的房间。Newton的员工卡权限可以去的地方有Hermann的房间。实验室、食堂、健身房必须得一起刷Hermann的卡才能进去。而他不能离开PPDC。

“我以前的房间呢?”Newton问。

“给其他的人住了。”Hermann说。

Newton在Hermann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桌子、衣柜、书柜都检查了个遍。房间里有两张床。“这是你之间的房间吗?我记得你之前的房间放不了两张床。”Newton坐在一张床上说。

“你走以后,我也换了房间。”Hermann站在桌子旁解释,“我想要间更大的。”他换这间房的原因,是不想出门就看到对面Newton房住着陌生人。

“可真是太小气了,”Newton倒在床上,双手张开,说:“他们应该给你换个总统套房级别的卧室。我们可是拯救了……你,可是拯救了世界两次的明星。”

Hermann望着Newton,杵在原地,问:“你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接受了这个条件?”Hermann在邵提出建议的第五天接受了会议的决定。之后,他们一起去告诉Newton,Newton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给Newton做植入手术花了三天,两天调试。Hermann的植入手术在最后一天才完成。他能通过而耳后的芯片传递指令。激活指令的是一句话。只有他知道一句话。

“你在说什么?”Newton坐起来,仿佛没听懂问题一样。

“在你身体里植入芯片。”Hermann说。

“哦!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Newton说,“当然是选择同意,我可以你和同居。住在那个牢房里,我快闷死了。你问这个问题,难道你不想和我住一起?还是说你担心他们会监视我们?”

“房间里没有装监控。”Hermann说。Newton笑了笑,摸了摸鼻头。

“我不是说这个,Newton.”Hermann终于走到床边,他俯视着Newton,说:“如果先驱再出现打算破坏什么,他们可能会杀了你,我可能会杀了你。

Newton拉着Hermann的手说,用毫不在意,却又无比诚恳地语气说:“所以,你得在他们之前先杀了我,杀了先驱。”

Hermann垂下肩膀。之前的承诺,保证,他说的那些话,像是在那儿大放厥词,用尽一切办法去救他?现在他可能会杀了他。Hermann说:“我不认为我做得到。”他的声音在颤抖。仿佛事情一定会走到那一步,他被他的想象给吓坏了。Newton亲吻Hermann的手,把他的拐杖扔到一边,扔到4米之外。

“我会救你,但不会杀你。”Hermann低语。

“我知道,我知道。我相信你。”newton仰起头,拉起他的另一只手,说:“我爱你,Hermann. 呆在我身边——永远。

 

Set me free from my jealousy

Won't you exorcise my mind

Won't you exorcise my mind

I want to be free as I'll ever be

Exorcise my mind

Help me exorcise my mind [2]

 

Hermann点点头。Newton一使劲,把Hermann拉到怀里,两个人倒在床上。脸上掠过对方灼热的呼吸。久违的、迟到的热吻终结了话语。两个人的脑袋紧紧贴在一起,迫切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以及对方的欲望。他们渴望彼此。这感觉,就像是在通感。随着呼吸的节奏,光芒在他们大脑中闪烁。


TBC

===

注[1] .《狄金森诗集》

    [2] 歌曲《Send Them Off!》的歌词  这首歌好适合他们2333


PS:忽然想,他们两个nerds 叫博士组更适合吧23333。好爱好爱各种doctor啊~~捧脸❤

评论 ( 14 )
热度 ( 33 )
  1. 魂-球兒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