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环太平洋Pacific Rim】侵蚀基准(Newton/Hermann) 10

简介:接电影第二部结尾。Newton被关小黑屋,Hermann用尽一切办法想唤回故友,而被先驱控制的Newton却想污染Hermann让他成为先驱的一部分。

快完了..希望不要被delete

AO3: [1]  [2]  [3]  [4]  [5]  [6]  [7]  [8]  [9]  [10]

LOFTER:   [1]  [2]  [3]  [4]  [5]  [6]  [7]  [8]  [9]


10.

Hermann要和邵、Nate、Jack商量是否能由他来和怪兽大脑联结。他未告诉Newton这件事。Hermann想等到他的方案确定后再告诉Newton.Newton大概会“骂”他是“笨蛋”,再叽叽喳喳说上一堆不让他这样做的原因,他们大概会吵起来,吵完也无法说服对方……但如果会议已经作出决定,Newton没有权力否决。

会议开始前十分钟,Hermann才走出实验室,他悄悄锁上了门。把Newton留在透明的实验室里,没有怪兽大脑的那间。Newton抬头,注意到了Hermann。Hermann心虚一般匆匆离去,拐杖敲击地面的节奏由2拍变成了4拍,他飞快地转过拐角,走进会议室里,只看到了邵丽雯和Jack. Hermann还未来得及询问状况,邵丽雯就给出了解释:“Nate无法到场,他今天要正式将临时的指挥权交给新来的将军。”

“我会把这里的情况告诉Nate.”Jack说。

“我们的会议是否需要延期?”Hermann问。

“不用。这不会影响任何进度。”邵自信满满地说,“新来的吴将军会介入这件事情。他以前是邵氏企业的COO.”

Jack哼了一声,略显鄙夷的嗓音里还透着不爽和无奈,他对Hermann说:“这个事情明天才会正式公布。”Hermann点了下头,他明白了事情的走向。就算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资本的运作依然控制着人类社会的运作方式。邵的资金至少保证着项目的顺利进行。

“Dr.Gottlieb,”邵丽雯说,“请坐吧,我们想知道让你来完成联结的成功概率以及你昨天告诉我们的新证据。”Hermann沉默着走到桌边,坐在他们对面中间的位置,拿出了之前在Newton上海的房子里找到了录音笔。他紧紧捏着录音笔,说:“这可以证明要被先驱的思想侵蚀直到占据主导,至少需要13次联结。我有13次机会,在能被他们控制之前找到先驱控制怪兽的方法。”

“录音里是什么内容?”邵问。

“Newton的……他的自言自语。每次连接之前的记录。”Hermann说:“他有这个习惯,他第一次和怪兽大脑联结时就录过音。”

“你听过。”

“是的。”

“他说了些什么?”Jack问。

Hermann把录音笔重新握在掌心,说:“他……试图反抗先驱,直到被’Alice’捕获。”他犹豫着是否要在这里播放录音。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但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Hermann,”Jack说,“我理解你想帮助Newton,可如果你也被先驱污染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想知道是否危险,是否真的可行,”Hermann打断了Jack的话,有些心急地说:“实践才能出真知,我现在只需要一次实验的机会。那之后,是否让我继续做下去你们可以再做判断。”

“Newton知道你的打算吗?”Jack问。

“他目前还不知道。”

“你得告诉他这件事。”Jack说,“虽然他没有决策权,但你们现在结婚了。这不是我在八卦或者什么的。你们是PPDC第一对结婚的工作十年以上的男人,嗯,我是说科研人员、博士。”

“我明白。”Hermann说,嘴角抽动着笑了笑。他当然想告诉Newton.以他对Newton的了解,他们会发生争辩、争吵,他更担心Newton莫名的焦虑,那不是个好的征兆。

邵伸出手,摊开手,说:“我需要Dr.Geiszler的录音笔。”Hermann犹豫了几秒,小心地将录音笔放在了她的掌心。邵对他微笑着,仿佛在说这都是小事。她握住录音笔,说:

“我们之后会分析这个录音。”

Jack朝Hermann点点头,示意他放心。邵说了许多之后的计划,她心心念念打开缺口,在Anteverse消灭先驱,还感谢了Hermann的工作等等之类的话。Hermann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一个小时后,Hermann沉着一张脸回到实验室。Newton在门口等着他。Newton扫视着他。Hermann眨眼,移开了视线。

“你去做了什么?”Newton问。

“上厕所。”Hermann想也没想就回答。他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上厕所这个理由听着就像撒谎,他不擅长撒谎。他激活了桌面上的数据影像,装作在一圈一圈的数据图形中寻找着什么。Hermann用余光看着还站在门口的Newton.他本以为Newton会追问,但Newton没有再问。Newton站在原地,仿佛沉思者。Hermann感到Newton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像是再次踏入了绑住Newton的牢房里,再次被那双陌生的眼睛捕获,Hermann忍不住抬头,再次对上Newton的目光。Newton立刻变得笑嘻嘻,仿佛在想象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他笑着说:“下次你上厕所的时候叫上我。”

Hermann楞了下,随即就明白了Newton在想什么,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Newton耸肩,说:“是吗?我想得可多了。只要是和你有关的。”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Hermann的腰。拐杖打在他的小腿上,敲了两下,一点儿也不疼,“拒绝”过于温柔,过于体贴,比一个吻还让人心醉。Newton把Hermann抱得更紧了,他把脸贴在Hermann的后背上,他听见心跳声。也许是他的,也许是Hermann的。Newton偏了偏脑袋,闭上眼睛,把耳朵贴了上去,心跳、低语传入他的耳膜、大脑。Hermann离开的一个小时里,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也许什么也没做。

词语咝咝作响。

“Newton?”Hermann小声询问。Newton仿佛在撒娇一样蹭着他。

“我想请假。”Newton说。

“请假?”Hermann好不容易在Newton的怀抱中转过身来,和Newton面对面。Newton抬起下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Hermann揉了一下他的头发,问道:“你怎么了?”

“你把Alice拿走了,今天没什么可以研究的。”Newton说,“我想休息半天,你能和我一起吗?”Newton的眼睛里像是闪着星星,Hermann没法拒绝他期待的目光,他同意了。

他们回到了卧室,Newton亲了亲Hermann直接就躺在床上睡着了。Hermann坐在床边看着Newton.Newton最近的焦虑和疲惫时同时显现的,Hermann隐约感到不对,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既视感,或是预感。他还未找到原因,直觉走在了前面,证据不足。他坐着,等着。等着邵丽雯的通知,等着Newton知道后和他的争论。他们总会有激烈的争论,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他们吵完了会做love,做完了还会继续争辩。Hermann了解Newton,Newton不会同意让他去和怪兽的大脑联结,他想自己去做这件事弥补之前十年里的错误。或许在Newton的心灵深处,他想用这种方式去赎罪……Hermann轻声叹息。Newton转过身,脸朝着Hermann,右手伸开,左手蜷曲着放在脸旁,毫无防备地睡着。他想去吻他。

邵发来了消息,他们同意让Hermann来和Alice联结一次。Hermann说好,然后关掉了通讯器。起身。

“Hermann.不要去。”

Hermann心跳仿若骤停,Newton不知何时清醒,正死死抓住他的左手。

“我没有打算离开,Newton.”Hermann重新坐下。Newton像是从噩梦中惊醒,恐慌还未从脸上散去,他晃着脑袋,说:“你打算去和Alice联结,你不能这样做。”

Hermann疑惑不解。他的手被捏得生疼生疼。

“我们结婚了,我们还住在一起,亲爱的。我没那么蠢,我可是有6个PHD的……”Newton喘了口气,汗滴沾湿了他的上唇,“我知道你打算做什么,你悄悄地去和邵开会,你打算自己去逞英雄……这个傻瓜。”

“我没……”

“他们会污染你,占据你!”

“只是联结一次,Newton.”Hermann放开了拐杖,右手盖住Newton的手背,说,“而且我不能让你涉险,你好不容易才从先驱的控制中脱离出来。”

“去他的狗屁联结!”Newton突然骂道,他情绪激动,脸和脖子都红了,“你不让我去,我不让你去,这样的情景有什么意义?邵的想法就让她自己去实践,让她自己去和怪兽通感!她总是在这样为难员工,她比谁都偏执……我们打不赢先驱的,我们……”Newton停止讲话,凝望着Hermann的眼睛,情绪忽又低落,怒意仿佛潮水褪去,他静静地看着Hermann,说:“我没有完全脱离先驱的控制,Hermann,是他们。他们这段时间接管了我的意识。”

Hermann仍然握住Newton的手,如同握住他的心脏。

“他们知道你打算和Alice通感,他们在等着你,所有的先驱……”Newton把额头贴在Hermann的手背上。Hermann摸着Newton的头发,他不意外事情变成这样,似乎在某个场所,某个时间段心里那个理智的声音已经计算出这种可能。当他在深夜安慰Newton时,他想象过Newton的恢复只是表象,想象过自己可能会被先驱控制的Newton再次扼住咽喉,或用另一种方式杀死他……当Hermann想象着种种糟糕的结局时,他发现自己并非不能接受死在Newton手里。他不能接受Newton清醒后为先驱的行动谴责自己而痛苦万分。

Newton仰起头吻着Hermann的手背。亲吻他的戒指,片刻后,他说:“你得把我重新关到那个笼子里。”

“我不能。”

“可是……”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的状况。”Hermann坚定地说。

“Hermann,你不必这样。我并不担心我自己。”Newton说,“我经历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没人逼我这样做。虽然第一次和怪兽通感时我责怪你,我老想着要赢,我把一切都怪在你身上。那时我把你吓倒了吧。”

Hermann叹了口气,又笑了笑,说:“我以为你会死掉。”那时候他就应该察觉和承认自己对Newton的感情,“你会没事的,我也不会有事。”

“我不知何时是我自己,Hermann。你必须向我保证不会和怪兽通感。”Newton说,“保证在我做错事之前阻止我。”

“我保证。”Hermann说。

Newton含住了Hermann的手指。心中一颤。他记得早上醒来,离开了房间,却不记得自己怎么又回到床上。Newton浮出“海洋”,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床边的Hermann。先驱有他的理由,何时让他清醒,何时让他沉睡。他对自己的存在怀疑已经大于确信。肉体和灵魂,只能,只得在身边这个男人旁找到居所。或许一切未曾改变,从十年前他的不辞而别开始,灵魂里的痛楚伸展开来,真实的、虚幻的、过去的、现在的一切都还在先驱的思维里。他渴望看见世界在烈焰中燃烧,在黑暗中咆哮,乌云与毒气遮盖阳光,崩塌的声音掩盖人的尖叫声;他渴望知识和创造,渴望新的生物诞生在他手中;他渴望看见蓝色,血液与河流洗刷着腐烂的旧世界,人类将以新的方式存在。他们小小的大脑能弥补他们的一切缺陷。他们无法真正的共情,却因此有了产生了爱情。但爱情到底是什么?Newton感到身下的欲望抬起了头,他渴望拥有他,身体扭动、抽搐、挣扎和渴求,可这身体上的反应,这是来自身体还是来自心灵?这欲望来自何处? Hermann Gottlieb, 瘦削的脸庞,那双似乎总在忍耐的薄唇让他心疼。他给他带来了太多麻烦,痛苦。他是否也给他带来了酷刑?他讨厌这点,厌恶自己为所爱的人带来痛苦。他本应该给他快乐,Newton吸|吮他的手指,为他描绘快乐,弥补他,让他高|潮,一起高|潮,让他明白他的感受。短暂的欢愉。事情还未一览无余。Newton走梦里行走,他make love。他听见欢呼,人们在庆祝,一个小小的缺口在打开里开启又关闭。他和Hermann在实验室make love,他知道自己聪明而机智,他们能黑进程序里,关闭一切监控,没人知道他们在那儿make love。他想看见数不清的星辰,在一个又一个通往其他星球的缺口里穿梭自如。他热爱蓝色,地球的蓝色,血液的蓝色,真理的蓝色,让人炫目和疯狂。但梦并不疯狂,它依附于事情的发展。梦俯瞰着他们,梦有无数湛蓝的双眼睛。一切都发生了,一切或者将要发生。在这里,在别处。哦,我的爱人,请原谅我正在枯萎和膨胀的记忆。我的爱来自地底深处,我们的爱也许傲慢而无礼。但我们的爱不会被囚禁在一副躯体里……我们不会剥夺你们的爱。Hermann没有去和怪兽通感,他不需要。新的指挥官,新的人类,千差万别又何其相似。他相信Newton,他是英雄,他有了更多的权限。Hermann笑起来时眼睛如此美丽,那是人类的审美,我希望他的眼睛不是棕色,我希望他的眼睛蓝得像我们的血液,我希望他也爱我,爱我们。他可以,也必须这样。所有的道具都布置到位,我们在幕后,我们也能在台前。是谁想用战争消灭另一场战争?复仇之战无法终止战争,唯有毁灭才能消灭战争。

我打开了一扇门,关上,再打开一扇门,再关上。我关闭了这里的监控,他看见Alice,我们看见我们。缺口现在能在地球这边打开,而缺口也能被我们改造。Newton将通感的装置戴在了头上,他和我们握着开关。

“让我帮助你。”Hermann如期而至。

Newton纹丝不动站在原地。举着开关。静默。

“让我帮助你,Newton.我保证过。”Hermann走向Newton。他的眼睛依然充满了希望,也藏着绝望。我捧着他的脑袋,他的瞳孔里没有恐惧。心跳在他体内跳动,死亡也在他也在我体内跳动。他可以说出一句话,让Newton的心脏停止跳动。

他不会杀你,他会保护你。

Newton在这个瞬间想起了先驱对他说过的话。

我吻住他的嘴,踢了他有伤的膝盖。他跪在地上。通感的装置的另一头不在Alice那儿。Alice已经快死了。通感的另一边在我的左手上。我戴在Hermann的头上。Hermann挣扎了一下,徒劳无用,我压制住了他。Hermann和我们和Newton通感才是最快的成为先驱一份子的方法。“抓到你了,Hermann.”先驱打开了通感的开关。


TBC

评论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