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环太平洋Pacific Rim】晚餐(Newton/Hermann)

《侵蚀基准》番外 只想撒点糖...

《侵蚀基准》1-12(完)

 通贩地址:点我点我

===

晚餐


死里逃生后Hermann和Newton做了一些列的严密检查,虽然数据正常,但被要求继续观察一段时间,为了保证他们人不会再被控制或者忽然停止呼吸。不久后,PPDC决定把“Alice”关在更安全的地方。一周后“Alice”会被送到另一个研究小组,不在香港。

“Nate认为我们能黑进门禁系统吗?”Newton问。

“你之前确实这样做了。”Hermann说。

“之前我是在梦游的状态。”Newton回想着,一副忧虑的样子说:“Alice,我记得先驱认为她快死了,她身上还有很多有用的东西。”

Hermann放下粉笔,瞅了一眼Newton,问:“她?”

Newton抬头,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解释道:“啊,不,Hermann,不是她,是’它’,我可没有变成之前那个……”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心虚,以及Hermann的目光。

“以后它不会再由我们来负责。”Hermann说。

“是的,是的,这是一件好事。”Newton明显感觉到了Hermann的不悦,他说:“亲爱的,我不会再给怪兽起名字了……”

Hermann心情复杂。Newton无意中用的词汇暴露了问题。Hermann知道Newton并没有把Alice还当做“妻子”。大概是因为已经解决了最大的问题,他们从与先驱的意识博弈里死里逃生,之前忽略的“小问题”就冒了出来。他和Newton之间的通感以某种微妙的形式保持着,这种联系不仅仅牵制着先驱对地球的行动,也联系着他们彼此。Hermann脑子里正在回放着Newton邀请他共进晚餐,Newton让Alice给他们做饭的对话——那不是愉快的记忆,也算不上特别痛苦,和地球要被先驱毁灭比较起来,这件小事甚至“微不足道”。只是,这点“小事”忽然被拎了出来,放在了聚光灯下,现在变得非常的、十分的重要而已。

“我没有在责怪你。”Hermann说。他板着脸,一秒后又扯出一个寿命只有半秒的微笑。在Newton看来,这个笑容代表的不仅在生气还有吃醋。Newton有些委屈地看着Hermann.

Hermann摘下眼镜,挂在脖子上。他发觉自己现在表现得像是吃醋一样。这有点幼稚,大概,也有些不像他……他和Newton已经结婚8个月了。但,他突然又想Newton和“Alice”结婚了十年。该死的,这样一算,8个月和十年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十年算一下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和怪兽结婚十年!”Newton立刻跳下椅子,激动地摆动双手,大声说:“我只和你结过婚,Hermann,你是我唯一的、合法的伴侣!”他因为激动涨红了脸。Hermann在Newton的脑子里见过他对Alice的记忆。Newton躺在沙发上、床上、地板上和它通感以及一些别的什么……Hermann扶了扶额头,他越想越难以释怀,他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他说:“我还离过婚呢,我只是忽然难以接受你的’前任’是怪兽……它之前还想着要’吃掉’我。他们差点吃掉我们。”

“Hermann,”Newton挠着头,苦恼地在原地转了个圈子,说:“我之前说的话那都是——虽然那不是我的本意,但我记得很清楚,那些话都没有经过我的大脑。”Hermann看着Newton纠结的样子,又心疼起他来,他走过去理了理Newton的头发。当他触碰到Newton的脑袋,通感猛地提升了,Hermann清晰地感觉到Newton当下的想法——Newton想弥补“错误”,用一顿真正的晚餐,只有他们两人的浪漫晚餐。Newton抓着Hermann的手腕,说:“我知道你吃腻PPDC的食堂了。我们应该去吃一顿真正的,不被人打搅、监视的晚餐,有烛光,葡萄酒,还有你喜欢吃的红萝卜……”

Hermann想了足足一分钟,在脑海中看见Newton设想的各种画面、场景后,他同意了。

但事实总是比想象的要骨感。

Newton找到一家餐厅,预定位置之后被Nate告知在两个月的观察期里他和Hermann最多只能在PPDC周围2公里找一家可以吃一顿浪漫的正餐的餐厅,这样的范围内可以选择的餐厅为零。Newton定的位置超出范围,Nate会让人跟着他们。Newton对此感到气愤,说之前没有这个规则。Nate告诉他这是才定下的,为了更好的保护两位科学家。newton气呼呼地反对这个规则,但他也无可奈何。这个距离两个月的观察期还有十天,周围2公里可没有适合约会的地方吃一顿浪漫的晚餐。

“吃饭时候还有人在旁边观察,我们已经没有隐私可言了。这样不如干脆走远一点,会德国去吃。反正离开PPDC就得被人跟在屁股后面。”Newton义愤填膺地对Hermann说,Hermann倒是很平静地安慰Hermann,说道:“十天很快就过去了。”

“但是我们的晚餐!我们的约会!”

“我们可以自己做。”

“什么?你确定?”

“是的。”

“但我不怎么做饭,我都是去外面吃,或者点外卖。”Newton说着,叉着腰走来走去。别说在PPDC,在上海他也没做过饭。

“我们可以直接用PPDC的食材。”Hermann说,“你还可以放喜欢的音乐。”Newton摸了摸下巴,想了想,然后看了看Hermann,笑着说:“好吧。反正现在不能离开PPDC,我们就自己动手,一顿热腾腾的晚餐,就在我们的房间里吃。”

“我可以找Jack弄一点好酒。”Hermann说。

“但是,两个月后我们要回德国去吃。见见父母。”Newton举起左手,亮着戒指。Hermann明白他的打算,点了点头。

 

Newton找来了很多胡萝卜,也找了很多的食谱。他占用了厨房的一角。做饭难不倒我们拥有6个博士学位的Dr.Geiszler,聪明的人总是能很快找到方法。习惯了解剖刀的手,切起来菜和牛肉来也是得心应手。Newton撸起袖子就干起来。Hermann站在一旁,几乎没怎么插手。Newton不仅做了一大堆和胡萝卜相关的菜,还做了一大堆和胡萝无关的菜。而Newton把实验品的给了Jack吃,之后这个事情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有学员来排队吃他做的德式烤杂肉和苹果酥。Hermann本还想着帮Newton的忙,但Newton的厨艺突飞猛进,甚至带着表演性质的操作,他都可以上厨艺节目了,Hermann想着,节目名字就叫做牛顿的厨房。Hermann叹了一口气,反而笑了起来,他知道Newton有多优秀。Newton沉浸在下厨的乐趣之中,整个人洋溢着单纯的快乐,Hermann仿佛看见了开始遇到的Newton,充满了热情,还未被先驱利用,做实验做到忘记周围的一切……Hermann知道那时的Newton会时不时抬头,悄悄的、小心谨慎地看着他,被Hermann发现后就开始疯狂吐槽他的算法。Newton眼睛里和他嘴里述说的不是一个内容。

深夜了,厨房里只有他们两人。Newton看到Hermann还站在原地,他以为Hermann在生气。今晚他一直在厨房帮忙,然后忙到现在。Hermann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Newton。

弥补“错误”的晚餐,二人世界,以及之后微醺的吻都不那么重要了。Hermann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想要“补偿的晚餐”,他那时的心情,懊悔也好,嫉妒和痛苦也罢,都不重要了。两条交叉后分裂的轨迹汇聚到了一起,重要的是他们拥有现在的生活,以及未来的生活。

“别站在那里。Hermann.”Newton朝着Hermann挥手,说道;“帮帮我。”

“你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

“别这样,你说了我们一起做的。这是我们的晚餐。我们要一起做。我练习可不是为了给Jack吃。后天观察期就结束了,我们可以回一趟德国,也许新的技术组成立后咱们都不会留在PPDC了,所以,这一餐不仅仅……”

“你想做得更好,我知道。”Hermann说,“和我一起。”

Newton抿了抿嘴,说:“我真想现在就吻你。”Hermann径直走过去,把拐杖靠在桌子边,拿起欧芹和胡萝卜放在水槽里洗了起来。水的哗哗声冲刷着两人的话语。Newton默默站在Hermann的身旁。Hermann低着头,认真、专注地洗着胡萝卜,仿佛这是一道至关重要的数学题目。他低垂的睫毛上下来回的手部动作总会让Newton想到其他的方面。静谧的时刻,通感会降临,Newton的心跳加快了,他有时候会忘记他们已经结婚了,像是还未确定彼此的关系那样紧张。Hermann把洗好的胡萝卜递给Newton,湿漉漉的手碰到Newton的手,Newton捏住他的手指。他们看着对方,像是为工作的问题争论不休忽然停下看到对方的眼睛,然后不知所措地停止了动作,移不开视线,同时期待着对方的睫毛滑过脸颊的触感。Hermann终于吻住Newton的嘴。

“我只想喝一碗胡萝卜汤。”Hermann说。

“我们可以做法式胡萝卜汤。”Newton说,“菜谱上有。我已经背下来了。”

“那你想吃点什么?”

“肉。“Newton笑着回答。

 

一小时后。Hermann和Newton同时发觉汤太甜了,但Hermann喝了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全部喝完。他们吃完了所有的胡萝卜,还有肉。

那是他们吃的最久的一次晚餐,也是最美妙的一次——除了吻太甜。

 

 (完)


评论 ( 1 )
热度 ( 19 )
  1. 魂-球兒B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