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AAA

ID:小镰 or Eukelade

*写画双修,热衷同人,原创很卡
*科幻/音乐剧/布袋戏/戏剧影视/音乐/历史/ACG等/杂食/怀旧
*对本命和所爱洁癖/爬墙跳坑一切随缘/热情细水长流与狂热无缘的老年人
*爱各种苦逼/BE/神经病/BOSS/Soul Mate/师徒/相爱相杀/水仙/多元宇宙死循环/不限性别与物种

*常年寻找同类,欢迎勾搭~
微博(新号):http://weibo.com/eukelade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eduolian
汤不热:http://eduolian.tumblr.com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766885

小店:https://shop118219890.taobao.com/

+++
各个坟场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图文网络转载注明出处即可,禁止一切二次加工或商用

© BAAAAA
Powered by LOFTER

[Miss Sloane斯隆女士] 凌晨三点


电影斯隆女士,接着电影结局后的一辆百合小车~~

看完简直无法忘怀 劳模姐太美了5555 顺便贴张渣涂鸦,完全无法画出劳模姐的魅力,so sad



简/斯隆

=======

斯隆站在街道上,背后的监狱衬着她的红发像暗色画布上的一块明亮的颜料。空气带着丝丝寒意。她拎着包,像是度假归来。外面如此安静,可她耳边却仿佛依能捕捉到听证会上嘈杂的声音。此刻,没人来围观她的出狱,或者拿着一把从黑市买来的枪想要杀掉她。事情的热度和此刻的空气一样。她走了几步,停住脚步,街道对面有人正等着她踏出这一步,是那个总唠叨着自己适合学术界的简。

“嗨。”简走来过来,停在斯隆面前。她还戴着之前的黑框眼镜,披着头发。发型酷似斯隆散发的样子。

“这可是我没想到的。”斯隆说。

“我开了车来。”简说,“要走三分钟。”她夺过斯隆手中的包,沿着街道左走。斯隆露出一个简没有看到的微笑,跟在简身后。她看着她的背影,从上到下,似也从内到外。斯隆大步跟了上去,说:“以前的发型更适合你。”

“那会让我想起来帮你卧底的日子。”

“可我们成功了。那是值得的。”

简闷不作声。

“研究生生活怎么样?”斯隆问。

“比想象中的更好。”

“真的吗?”

“你还是这样咄咄逼人。监狱生活看来没法改变你什么,伊丽莎白。”

“你得承认,”斯隆侧过脸,盯着简的眼睛说:“你更喜欢在职场上拼搏,为了我。”简突然停步,她的眼镜下滑了一毫米。

“我的工作从来就不是为了你。之前和你的合作,只是……”简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因为斯隆的脸离她很近。斯隆的脸色苍白,没了精致的妆容,略显疲态,也依旧充满魅力。这个刚出狱的斯隆不是那个开会时强势、完美、坚不可摧,永远涂着红色的口红的斯隆。面前的女人仿佛卸下了她完美的战甲。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红中,递给斯隆。

口红是斯隆工作时常用的牌子。但她们从不讨论化妆品。

“监狱可不让卖这个牌子。”斯隆接过了口红,把它放在自己外套口袋里,说了句谢谢。

简咬咬嘴唇。她悄悄涂过那只口红,似血的鲜红,她很清楚这个颜色并不适合自己,却又迷恋那抹灼热的红。她问:“监狱生活怎么样?”

斯隆用一个笑容搪塞过去,弯腰夺回行李,说:“还有多久才能看到你的车?”

---

车子开得飞快。简像是在发泄什么一样。

斯隆坐在副驾上,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你看什么?”简转动方向盘,问道。斯隆靠在椅背上,扶了扶额头,低头浅笑,她仔细观察简,缓缓地说:“我很高兴你来接我。”

“因为你帮助过我。”

“我不记得帮助过你什么。”

“学校。”

“那也是你自己的实力争取来的。留在学校浪费了你的才能,简。你明明可以得到更好的。和我一起取得更多的胜利。如果一个人无法将所学在实践中运用,那就是一种浪费。甚至是一种——罪恶。”

“你需要一出狱就对我说教吗?”

“那可是我最擅长的……”斯隆偏过头,补充了一句:“你也同样。”斯隆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的是福德的脸。男人在床上卖力的在她身体里撞击,买来的刺激和愉悦,不需要游说和计划。最擅长的事情在监狱里也同样擅长。

“在监狱里只有自己解决了。”斯隆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随后拿出手机,不再说话。

 

胜利——是斯隆的最高价值。

简皱起了眉头。违背自己真实的意愿和渴望,违背自己的价值和追求,无论获得怎样的成绩,都是失败。如果毕业之后不是遇到斯隆,她会选择在此回到学校吗?这种疑问,动摇和不确定,斯隆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一如既往的坚定,为了胜利,甚至毁掉自己。她光是站在会议室,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像一团火焰,迫切的渴望胜利。简总是在想,是否还会遇到斯隆这样的女人。她被她吸引,自然而然。因为站在她身边,因为和她一同解决问题。在那场选择阵营的“戏”里,简撒了许多谎,斯隆凌晨三点的电话,给她带来的是喜悦。三点的电话里会传来简渴求的声音。简想象电话另一头无法入睡的斯隆凌乱的头发和手中的电话,想象着更多。而她的渴求,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在简的床上。卸掉了指甲油的玛德琳,却更喜欢躺在下面,回应着她的渴望。即使是在床上,斯隆也仿若涂着口红,简亲吻它时,斯隆会睁开眼睛,帮她涂上口红,继续亲吻。

她或许知道公司里每个人内心的渴望。简当时这样想着。

在简的床上,斯隆不需要吃药和付钱也可以入睡。

 

---

车停在简的住处。

简的房间少了许多堆积的文件,布置了一些绿植。

“你现在有时间养它们了。”斯隆瞧着一颗绿色的,不知道名字的植物。

简放好钥匙,说:“你有什么打算,下一步。”

斯隆坐到简的床上,翘起一条腿,说,“说客。”

“他们可不期望你回去。你也没有回去的地方。”简有些担忧地说,可声音里却透着期盼。期盼某些她知道和不知道的东西从斯隆嘴里说出来。斯隆解开了自己的头发,晃了晃脑袋,凌乱的红发不缺乏光泽,她继续说:“从台面上到台面下,阴暗的位置里也许我能做更多的事情。说客到哪里都可以生存,我不仅仅只有动听的辞藻,那些做监控的家伙们还在。你问我监狱生活,有人对我伸出了橄榄枝。在监狱里很适合考虑更长远的事情,长远到是否要放弃我擅长的事情,追求平稳到平庸的工作。也许我更适合做一名律师,同样为了赢……可那是远远不够,那没法满足我。”

野心依旧在这个红发女人的心中,未减分毫。

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像是放松了一般。

“有想我么?”斯隆说着,脱掉了外套。

简闭口不答。但她知道自己的表情应该出卖了自己。她想她想得要命,想去见她,却被拒绝。简的喉咙发干。她走到吧台,取出一瓶红酒,倒了两杯。斯隆抬着头盯着她,接过酒杯,视线还是在简的身上。她喝着酒,姿态就像在听证会时喝着水一样。简大口喝着红酒,喉咙却越来越干。斯隆喝得很慢,半响,她说道:“简,你一点也不像我。也不像其他跟随我的人。”

“你没和他们睡过。”简说。斯隆大笑了起来,笑得很夸张,差点要倒在床上,把酒洒出来,过了好一会儿她好停止笑声,她拿好酒杯说,“你有欲望,但缺少野心。就像现在这样——对你想做的事情,持有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这可不行。就算读个研究生,也要做最好的那个,简。”

简摇摇头,向前走了一步。斯隆起身,喝完最后一滴红酒,夺走简的酒杯也喝完。而后亲吻这个还在犹豫中的研究生,把酒灌入她的口中,没有咽下的樱桃红色的液体从她们的唇边流下。晕头转向的不止是简,彼此索求因为监狱的阻挡而缺乏的东西。她们拉扯着对方的衣服,艰难地走了几步,然后倒在床上,随后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就像那场听证会,沉默之后的爆发,激烈,回味无穷。柔软、光滑的肌肤,相似的身体,相同的器官。同样身为女人,她们更了解对方的需求。一阵一阵的快乐,温柔里带着某些美妙的东西,斯隆不认为那是爱,但她也说不上是什么。正常家庭的生活,她绝对不会拥有。花钱买来的男人的没有背叛他。这个女人也从未背叛过她,同样得到满足的性爱,区别在哪里?

简吻着她,吻的时间很长。没有戴眼镜的简,有时候会干脆闭上眼睛。

“你和男人上过床吗?”斯隆问。

简睁开眼睛,皱起眉头,这让她眼睛之间的距离显得更小了。斯隆喜欢这张特别的让人印象深刻的眼睛。

“我找过福德。”

“什么?”

“他不说任何关于你的事情。”

“你真是……”

“太蠢了?”

“不,出乎我的意料。”

“他是个不错的很有职业操守的社交陪同。”

斯隆又笑了。

“但他不爱你。”简一只手撩着斯隆的红发。

“所以你想说,你爱我吗?”

“我……”简停住了,把头靠在斯隆的肩头,她用鼻子蹭着她的脖子,说:“我想成为另一种可能性的你。玛德琳·伊丽莎白·斯隆。用另一种方式取得胜利。”

“我把这当成是另一种形式的告白了。”

简咬住下唇点了点头,说:“我不会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还在工作。”

“为什么?你不是最爱和我在三点的电话里调情吗?”

“凌晨三点,应该是现在这样。”简咬住斯隆的耳垂,得到了一个呻吟。斯隆转身把简压在了身下。

 

FIN

 

评论
热度 ( 11 )
TOP